2009年2月23日

剑中:中共入侵越南30周年祭

作者:剑中

1979年2月17日,中共出动22万军队大举入侵越南;30年后的这一天,柬埔寨特别法庭首次公审判前红色高棉领导人。这,仅仅是一种巧合,还是在提示中共侵越与越柬战争密不可分?

官方着意淡化人们对那场战争的记忆,甚至,烟台市退伍军人举行中越边境战争三十周年纪念活动,在当局的干预下也无法进行。遥想当年,《十五的月亮》、《再见吧,妈妈》、《血染的风采》等歌曲在大陆家喻户晓,以中越边境战争为背景的影视剧《自豪吧,母亲》、《高山下的花环》、《凯旋在子夜》风靡一时,老山、法卡山英模报告团在高校巡回讲演,成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以"爱国"为主题的洗脑活动如火如荼。

重新梳理30年前那场损人害己的战争,我们又能获得怎样的启示呢?

由于中苏交恶,中共为摆脱国际上处于孤立的困境,从1970年代开始被迫调整与美国的关系,并要求越南与自己保持同一立场,在对越交往中时时表现出的大党、大国主义倾向,日益引起越南的反感。越南转而加强与苏联的关系,中共则开始大力扶植红色高棉。

1975 年4月17日,红色高棉攻占金边,开始其在柬埔寨的血腥统治;5月1日,红色高棉突然入侵越南的富国岛与寿初岛,烧、杀、奸、抢,无恶不作,以惩罚不听中共话的越南;10月,越南党政代表团出访莫斯科,签署了《越苏宣言》,确定了两国"全面联系"和"密切协作"的基本方针,苏越关系进入"
全面发展"的"重要新阶段"。

为给中共主子出气,红色高棉于1977年4月和9月,两次入侵越南安江省,打死打伤2万多越南平民,并拒绝与越南谈判,又于1978年4月18日,入侵越南知尊县,制造了举世震惊的Ba
Chuc(百春)大屠杀。Ba Chuc镇3177名人口,"男的一枪打死,女的先奸后杀,无论男女老幼几乎被杀光,只有2人侥幸藏了起来生还"。(据《越柬战争的爆发原因――
BaChuc大屠杀》)

1978年12月25日,忍无可忍的越南向红色高棉发动全面进攻,势如破竹,1979年1月7日,只用二周时间即攻克金边;1月30日,正在美国访问的邓小平公开表示:"中国人民坚定不移地站在柬埔寨一边反对越南侵略者。"

2 月17日,中共以第41军、第42军、第43军、第54军、第55军和第50军(149师除外)为东线兵团;以第11军、第13军、14军和第
50军149师为西线兵团,从广西和云南方向悍然入侵越南,遭到同仇敌忾的越南军民的猛烈反抗,在死伤数万、中苏边境剑拔弩张、遭到国际社会强烈谴责的情况下,并未达到迫使越南从柬埔寨撤军的目的,于3月7日狼狈不堪地开始撤军。

与此成为鲜明对比的是,越军替天行道解放柬埔寨,当地百姓"箪食壶浆,以迎王师";1989年8月撤军,柬埔寨人民欢送越军的场面,令人过目难怀。一个是屠杀了几百万民众的红色高棉的最大的支持者,一个是终结了红色高棉黑暗统治的解放者,谁是谁非,一目了然。

中共侵越引发了双方长达10年的老山、法卡山边境战争。1999年12月30日,中共与越南签订《中越陆地边界条约》,"法卡山已经全部划归越南方面"。[1]时至今日,许多参战退伍老兵下岗失业,每人每月60元生活费,温饱难求!养老、医疗、失业等各项保险金无人缴纳;[2]

1984年4月28日,云南省嵩明县的赵占英战死在老山前线,父亲在当年就伤心地离开了人世,母亲因为没有路费,20年后才得以前往云南麻粟坡烈士陵园给儿子扫墓。赵母靠当地民政部门每月给的28元过日子,家里只有一口破锅、一个土炕和一碓棉花套子,一贫如洗。[3]

我在一篇文章里写道:纵观中共建政以来发动的对外战争,无论是穷兵黩武、陷北韩人民于地狱境地的"抗美援朝",还是丧师失地的中印战争,又或是与昔日的老大哥苏俄、同志加兄弟的越南大打出手,一言以蔽之:助纣为虐、损人害己、自取其辱。(《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换得真地狱--中共60年对外战争述评》)

1 月7日,越军解放金边的这一天,成为柬埔寨全体国民放假一天的正式假日:"Victory Over the
GenocideDay(大屠杀逾越日)"。2009年1月7日,成千上万的柬埔寨人聚集在国家奥林匹克运动场,柬埔寨参议员主席谢辛在致词时,特别感谢邻国越南"拯救了柬埔寨",高度评价越军为消灭红棉政权屠杀人民的暴行作出的重大牺牲,及时阻止了柬埔寨人民遭进一步屠杀的厄运。

2月17日,中共入侵越南30周年的纪念日,中共外交发言人姜瑜举行例行记者会,有记者问:

"有人权组织指责红色高棉政权是在中国的支持下犯下战争罪,你对此有何评论?"

姜瑜哑口无言,刻意回避了这个问题。红色高棉是中共一手扶植和指挥的一个极端恐怖主义组织,其组织经费、人员培训、武器、弹药、服装、粮食、药品等一概由中共无偿援助。柬共头子波尔布特早年多次前往中国受训,受到毛泽东的接见。红色高棉屠杀数百万人民的"功劳",至少有中共一半的贡献。

柬埔寨特别法庭公审判前红色高棉领导人,包括:金边21集中营的监狱长康克由、原波尔布特外交部长英萨利及其担任社会事务部长的妻子英蒂丽、红色高棉第二号人物农谢及红色高棉国家主席乔森潘。曾几何时,这些不齿于人类的屠夫和波尔布特一样,都是中共的贵宾和同志。

可怜那些长眠在异国他乡的中共的炮灰,可怜数百万惨遭红色高棉屠杀的亡灵。

注释:

[1]《中越勘界八年故事》,新华网,2009年1月9日。
[2]《山东省临沂市 郯城县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300余名参战退伍老兵下岗失业之生存现状》,人民网,2007年7月16日。
[3]视频地址:http://v.ku6.com/show/yYzGHDBMT5-QAC_4.html

《纵览中国》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60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