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9日

大陆官员访澳门 人均赌输270万美

中国东莞市一个镇的镇长,李为民一开始也是小打小闹,在澳门赌场里只是玩玩老虎机,尝试着五龙队、中国厨房和超级快乐财富猫的赌博小游戏。

不过这位塘厦镇镇长很快就忍不住尝试其他游戏,买更多的筹码,一次下更高的赌注。支撑李为民日益频繁的前往澳门,在五光十色的赌场里"潇洒"的钱,则是来自经济实力非常雄厚的镇政府预算和他控制的当地一些房地产公司的资金。

"对我而言,从其他地方借用或挪用资金相当容易,"43岁李镇长在被审判时说:"一步一步地,因为赌,赌了之后想嬴,赢钱又想去赌,输了又想去追回来这样的心态,输了之后肯定是想去赌,想去赌的话肯定要拿钱去赌。"

李镇长赌博还有一个便利条件,塘厦镇有一条自己的高速公路,去澳门很方便,仅2004年,他就曾出入澳门67次,最频繁的一个月,竟然高达17次,最多的一个星期,就曾经往返澳门5次,检察人员曾经沿着李镇长的赌博路线走了一次,在最顺利的情况下,来回花在路上的时间也要超过5个小时,李镇长这样不辞辛苦,并没能提高他的牌技和运气,他还是输多赢少。

《中国日报》的报导称,最终李为民在澳门赌输了9000万元(人民币,下同),并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

《纽约时报》的报导称,中国政府的检察官说,为了到澳门试运气,越来越多的共产党"老板们"和政府官员为买赌注正疯狂掠夺国家资金、侵吞公司款项和市政预算。这位李市长只是中国官赌大军里的其中一个而已。

澳门赌博业发达,地理位置优越,就在广东的旁边。这为内地官员前赴后继前来豪赌提供了便利条件。

过去几年,中国内地有数十名高级别官员或国企负责人,在澳门赌场所输钱额少则几百万,多则上亿元。

原湖南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李述标赴澳豪赌,挪用公款1.2亿元(人民币下同);原中山市实业发展总公司陈满雄夫妇多次去澳门豪赌,共同挪用中行中山分行资金4.27亿元,其中4.15亿元偿还赌债;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市广电局局长张小川等人挪用公款2亿多元,其中1亿多元输在了澳门赌场。

其中,最出名可算是马向东、慕绥新的案件。当时身为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东等人4次登上澳门赌船"东方公主号"去公海赌博,曾3天输掉上千万元。

为数不少的到澳门豪赌的内地贪官们被抓判刑,其中至少15名被判死刑。一些赌官们畏罪自杀。一起起官员豪赌丑闻令中国政府相当尴尬,并开始严控官员赴澳门的签证。

虽然赌博在大陆是非法的,但在澳门这是支柱产业。葡萄牙1999年12月把澳门交还给中国之后,这块不大的土地是赌博爱好者的旅游圣地,2004年以来赌博业更是赶上热潮,为澳门贡献75%的财政税收。

澳门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赌博市场,每年赌博收入超过赌城拉斯维加斯和大西洋城的总和。澳门31家赌场中,威尼斯人赌场是全世界上最大的赌场。

澳门的专家称,现在这种繁荣局面正遭受威胁,不仅有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还和北京政府严打官员赴澳赌博,出台各项禁令有关。由于问题敏感,《纽约时报》的记者向中国政府和共产党官员发出的10多次采访请求均被拒绝。

就在李镇长被逮捕的时候,检察人员还从他汽车的后备箱里查出了大量的百家乐赌牌工具和实战技法书籍,李镇长的赌博史和他的当官史是紧密相连的,当小公务员的时候,李为民还只是小赌小闹一把,当上副镇长之后,他也升级成了专业赌徒。

中共官员在澳门赌博输钱主要输在百家乐(baccarat)游戏上,但在21点,扑克和叫"鱼虾蟹"的骰子游戏上也是千金散去。尽管这些官员中,不少是新手赌徒,但他们往往单手就选择下注数千美元,底气十足。其豪兴令港澳"赌神"失色。

澳门一家赌场老板说:"我们喜欢'阿爷'(内地官员)来赌,他们赌得大方,赌得爽,输掉了也不会找我们的麻烦,没有后患。"

不过这些官员赌客也精明的很,赢钱进自己的腰包,输的钱可都不是自己的血汗钱。

除了随意动用镇政府预算之余,李镇长一共参股了十多家公司,有的送给他的还是最值钱的干股,以一家消防公司为例子,它送给李镇长干股,李镇长把镇里的工程活推荐给他做,仅这一家公司就给李镇长分红171万元人民币,但事发时,这些股份也是原封没动,检察机关调查发现,李镇长在港澳一掷千金的时候,他名下的财产都安然无恙,那输掉的9000万元,其实和塘厦镇的集体企业有密切关系。

2008年大陆调查披露的99位大陆赌场大亨显示,59人都在政府或相关部门任职:其中33人是政府官员,19人是国企主要负责人,7人是政府和银行部门的现金出纳。他们通常是男性,30至49岁,住在离澳门不远的内地。

新华社称,仅广东一省,2003年以来,广东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官员赴澳门参与赌博案件52件53人,其中厅级干部3人,县处级干部6人,涉案金额2200多万元。

"在澳门赌场的贵宾厅里,最常听到的就是普通话了。"一位时常到澳门去小赌一把的广东老板这样向记者感叹,"如果说广东人现在去澳门是为了玩,那么那些人简直就是来拼命。"

由于广东省各级政府主管金融、税务、财政等重要部门副科级以上的领导,护照和港澳通行证平常都要交人事部门保管,所有领导的出入境都必须经过主管领导的审批,相对于前些年的赌博"盛况",珠三角地区赌博的风气已有减弱。但是在监管和制度未及跟上的内陆省份,惊人相似的一幕又在重演。

澳门理工学院教授曾中路(Zeng
Zhonglu,音译)研究指出,平均而言,每名政府官员输掉270万美元,每名地方党政干部输掉190万美金,每名出纳输掉50万美元。绝大多数被捕的中共官员赌客称,他们被捕前往返在澳门赌博的时间还未足4年。

这些人至少让10家公司破产,中国青年报的一篇社论称,官员赌博"威胁国家财政安全"。但具体这些人赌博一共挥霍掉多少公款还不得而知。

"我对中国政府是否知道具体数字也表示怀疑,"澳门和中国人赌博问题专家、现南澳洲大学资深研究员Desmond
Lam说:"不过,这个数字可能会十分可观,迄今至少在数亿美元。"

他补充说:"如果你把没有被发现的赌资算进来,那这个数字肯定会更高。"

不仅如此,在澳门赌场的贵宾房,有意行贿的老板们要与他请到赌台前的政府官员暗通款曲,就会不经意地将一枚价值
100万港币的筹码放入官员的筹码堆中,这枚筹码不过一块饼干大小,动作隐蔽到整个行贿过程只有他们两人心知肚明,即便将来引出祸事被行贿者反咬一口,这笔钱的来龙去脉也是无据可查。

广东省社科院一位长期关注官员赌博的专家说:"需要思考的是,是什么造就了内地官员的豪赌不息。"他认为,目前掌握权力的中国各级官员在各自势力范围内很容易弄到钱,同时又缺乏对他们的监督和制约。

中国一再试图开除参与赌博的公职人员,但在限制赴澳签证前从来没有显著成功。赌博分析家和学者表示,新的签证规定去年夏天开始实施并十分有效,限制内地官员只能每三个月一次旅行且不得超过7天。

曾中路教授称:"这是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但现在有所改善。大陆政府对官员参访澳门实施了严格的控制。"他最近专门研究大陆豪赌客。

清华大学教授任建明认为,治赌必先治官。这位专家指出,只有加快公共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中国才可能真正遏制官员赌博等腐败现象。

但无法避免的就是,签证限制让澳门的赌博业从繁荣跌进萧条。1月12日,当北京方面宣布将保留的签证管制规定时,澳门赌场公司的股票下降了两成。与去年同期的高点相比,股票缩水80%。

澳门赌场老板,旅游经营商,商户,餐馆和酒店正在经历一种痛苦。这种痛苦,澳门地标建筑葡京酒店的经理Samuel
Yeung称来自于"大陆紧缩控制"。 赌博收入大幅下滑,豪华商店是空的,耸立的酒店和公寓大楼烂尾,数以千计的建设和赌场工作人员被解雇。

"政府说,澳门是走得太快了,需要冷静一下,"澳门大学商业赌博研究所的所长和教授Davis
Fong说。他指出,现在政府在本地赌场发展上,正冻结新的项目和实施更严格的规定。

"不是说全球性经济衰退对澳门有多少具体影响,而是北京方面限制赴澳签证,这才是影响最大的因素,"为花旗集团分析博彩业的香港分析�Anil
Daswani说:"显然有太多的资本进入澳门。"

他指出,澳门赌博业方面有担忧是肯定的。因为大陆的政策对澳门的发展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