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3日

北京西客站的大钟倒着走!

尽管我是记者,但每年回老家过年的火车票从不托人买,因为正是因为大量的走后门购票,才让那些民工兄弟和学生们在寒风中冻那么久却买不到票,这样的票我拿着不安,就算我那些本领通天的同事和采访对象们上赶着帮我买,我都不答应。二不去代票点,很多懒惰的北飘直接加了三五十块去那买,这同样很可恨,注定成了票贩子玩命搅和车票市场的祸源,所以我也不买。抱着类似环保的从我做起的心态,我每年的火车票都是自己到火车站排队的。

去年的队排的最辛苦,晚上七点放票,我下午三点半就到北京西站排着了,到了八点,终于排到窗口,并顺利地买到了一张北京到沈阳的和谐号。于是我很乐观的认为,和谐号提前10天售票,何况车那么多,比那些南方的线路宽松多了,我以后每年就多花点钱坐它了。于是我今年很胸有成竹地去买票了。

预备21号回家,根据今年北京春运的规定,21号的票是今天上午9点开售,所以我早早来到了西站。

早上4点半,我起床,打了车子到达北京西站,天还没亮,可是已经排着的人已经近千人。刚才我看到一张昨天春运第一天的新闻图片,画面阳光明媚,购票广场整洁有序,图片倒是不假,但是完全没有透出半点北漂返乡之苦,今天凌晨的温度是零下九度,所有人都在瑟瑟发抖,没有人说话,整个广场就是近千人一起跺脚的声音和抽鼻涕的声音。

因为我们的杂志正在编辑期,我很着急想尽快买完票赶去单位,就不停地看北京西站朝向西边售票广场的钟,隔一分钟盯它一次。到了八点五十,就是放票前的10分钟时,它就不走了,我很快发现不对劲,就掏出手机看时间,已经是8点56,7分,我心里嘲笑首都火车站居然还会坏。我手机到了9点整,还是没有放票,售票窗子里面的灯亮着,估计是在做准备,等了几分钟,我不经意看了一下大钟,忽然一下子被雷到!

变成了8点45,由8点50变成了8点45!!

然后,实际时间9点05左右到9点14期间,没有一个售票窗口售票,大钟在这期间一会8点45,一会8点40,一会又变成了8点50。

9点15,全部窗口开启,人流开始非常缓慢地前进。我的注意力仍集中在大钟上。我发现,就从放票开始以后,大钟分针就开始缓慢地运行起来,用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从8点45走到了9点17!和手机上的时间才吻合。

从我的角度,同时能吃力地看到冲南的钟,始终走的时间是正确的。

只有朝向买票者的钟出了"故障",而且出在这么敏感的时间,这是在舒缓我们的焦急情绪,还是在忽悠着没有手机和手表的农民工们玩,而延迟放票的那十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站在寒风中的我们而言也许永远只是个迷。

从我这队来看,60%的人都没买到票,就听见每个窗口喇叭里不间断地传来"没有了""只有站票!""这个车不卖票!",近两个小时后,终于快到我了,我前面的大爷很幸运,买到了票,可是他的手已经不听使唤了,索性把整个钱包塞进了窗口里面,冲里面哆里哆嗦地说:姑娘,你帮我数出来吧。

从不到凌晨5点排队到11点半,我没买到票,窗口里告诉我,所有的票都卖完了。到沈阳的和谐号、临客,当天加一起一共有10余列,有两万张票完全可能,而今天上午,北京所有火车站买票的人加一起可能也不到两万,而且,是买各方向的乘客,票卖完简直是天方夜谈。

号召愿意起早的北京记者,从明天早上起去拍西客站大钟!也许你自己已经和一些方面打好了招呼甚至一票在手归家不愁,但是为了那些曾经和你同一JIECENG的平民,请你去体验排队之艰!

------《中国财富》记者胡雄
原文: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490872.s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