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0日

吴澧:岂有主义真,惟剩爱国疯

去年有件事,执政党应该纪念的,结果却是悄无声息地滑了过去。

1848年2月,《共产党宣言》在伦敦问世,去年正满一百六十年。满世界共产党都在纪念,只有中国不吭气。

其实,不单执政党,就是政府也应该纪念的。虽然马克思主义的源头在西方文化,但我国认作普世价值,宪法明文规定政府各项工作都要受其指引。

当然,因为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实质上是一种西方文化,并不是国人容易理解的,自认左派也不行。即使在党校以优异成绩结业,却连《宣言》中文版的第一段,仍然可能读不通。这需要懂些英文(或其他欧洲语言),还有随之而来的西方社会、历史知识。

《宣言》第一段译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党人和德国的警察,都为驱除这个幽灵而结成了神圣同盟。"这里的"神圣同盟"(在恩格斯校阅的英文版内为
holy alliance)是什么意思?英文 holy
有"神圣"之意,但这里是指与基督教有关。基督教三大分支的俗世护法奥地利哈布斯堡皇朝(天主教)、普鲁士国王(新教)和俄国沙皇(东正教)在击败法国拿破仑之后,于1815年建立这一政治、军事联盟,以维护欧洲和平与旧秩序。联盟名称里的
Holy 是标明"护教",而不是自诩"神圣"。在国际政治史里,这一护教联盟通常被认为是联合国的远祖。

由于《共产党宣言》中译文字的影响,"神圣同盟"一词在我国有奇高使用频率,什么"美国与日本结成反对中国的神圣同盟"之类。马克思和恩格斯是无神论者,而且《共产党宣言》写于欧洲民主革命猛烈冲击旧秩序的动荡年代,他们讽刺神圣同盟可以理解。国人乱用这一比喻,国内宣传之外,如果还有国际对话之意,西方人听了却会觉得莫名其妙:日本与基督教有什么关系?这样的乱用,甚至可能伤害信教读者的感情。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不好懂,不过,这应该是进一步认真学习的动力,而不是不纪念《宣言》发表一百六十周年的理由。之所以悄无声息,大概还是因为这一宣言所高举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国际主义大旗,已经不合今日中国之时宜。

虽然主旋律如今极少报道,世界各地,仍然有很多共产党人在为理想而奋斗。在一些宗教传统很强大的国家,共产党几乎是唯一的世俗政治力量。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的长篇小说《雪》里面,就写到了共产党员作为无神论者的艰难处境。一位老共产党员,行事很低调。如果在街上承认自己是无神论者,就有宗教狂热分子要揍他。不过,这些国家的共产党也特别坚韧、特别能战斗。2003年美军占领巴格达,有了言论自由之后,当地出版的第一份报纸,就是伊拉克共产党办的。

曾经有个时期,伊拉克共产党在我国有点名气。一位老同志回忆"邓小平率中共代表团在莫斯科智斗赫鲁晓夫"的文章说:伊拉克共产党的代表"学着苏联的腔调指责中国共产党"〔只对暴力革命感兴趣〕,"可惜,伊拉克共产党骂过我们不久,就在争取议会多数、实现'和平过渡'上吃了大亏,受到严厉镇压,伊拉克党的领袖被押上刑场。据《参考消息》报道,他临刑前只喊了一句口号:'赫鲁晓夫是胆小鬼。'当时,这件事在国际共运中引起很大震动。"

当时是六十年代,中苏两党在争论谁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后来邓小平在1989年会见戈尔巴乔夫时说:作为那场争论的当事人,"现在回过头来看,双方讲的都是空话。"但当时却很认真。东共写了九篇长文("九评")批判苏共的一封公开信。第八评《无产阶级革命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中写道:"曾经充满着革命朝气的伊拉克共产党的同志们,由于外来的压力,强使他们接受了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路线,丧失了对反革命的警惕。在反革命武装政变中,一部分党的领导同志英勇牺牲,成千上万的伊共党员和革命群众惨遭杀害,强大的伊拉克共产党被打散,伊拉克的革命事业遭受严重的挫败。这是无产阶级革命历史上的惨痛的血的教训。"

上段东共文件里讲的"反革命武装政变
",指1963年2月8日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巴格达军事政变。政变成功后,国民卫队――后来为共和国卫队所取代,成为萨达姆军队的精锐,当时是复兴党的民兵组织――挨家挨户搜捕共产党员,抓到后整批整批地枪毙。萨达姆当时主管审讯政治犯的情报委员会。有一位幸存的共产党人,逃出伊拉克后,曾经控诉萨达姆本人对他施以酷刑。当时折磨杀害共产党人最起劲的屠夫卡扎尔(Nadhim
Kazzar),是萨达姆的密友,日后到七十年代将为萨达姆主管国内安全。

后来,在九十年代的所谓"爱国主义"教育运动中,南京电视台举办的"十大青春偶像"评选座谈会上,一个学生说,他最崇拜的偶像是萨达姆,因为他反美。时评家鄢烈山曾写过一篇规劝文章,《孩子,你怎么会这样想?》。孩子为什么会这样想?当然是宣传的结果。第三世界的独裁者,不管手上沾了多少共产党人的鲜血,只要反美,在宣传里就享受镇治局肠胃待遇,就要被主旋律塑造为诱使青少年崇拜的偶像。难怪那场运动叫作"爱国主义",而不是国际主义。到这时候,伊拉克共产党的消息,自然是不报道的。

伊拉克共产党人已被中国"同志"忘却,但他们始终在战斗,而且始终坚持国际主义,一贯反对本国伟光正的"爱国主义"教愚运动。在被镇压和被迫流亡的艰苦条件下,他们敢于逆萨达姆的"爱国"煽动而行,反对伊拉克进攻伊朗的"爱国"战争,反对伊拉克对科威特的"统一"占领(萨达姆声称科威特自古以来就是伊拉克的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并支持库尔德族人在统一的伊拉克内部实行高度自治。如今,他们积极参与伊拉克的重建(题头图:参与下月伊拉克省政府选举的共产党候选人在巴格达街头拉票),拥有议会席位也占有内阁职位。

古人曰,"礼失而求诸野"。即使国内不认为有必要纪念《共产党宣言》问世一百六十年,如果你想知道名实相符的共产党人应该是什么样的,这世界上,仍然有无数范例。

原文: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844caed6da0435b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