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7日

啄木:十位教授的“逆向思维”

四万亿投资的大戏已经开演,各省官员已经在京城跑得不亦乐乎。也就在这个时候,十位"知名教授"匆匆上台,抛出九条建议以提振股市。不出意外的,中�的教授尤其是"知名"的,再次向世人表现出了其"逆向思维"的能力。

一般人的思维是这样:既然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那么救经济就是救股市;当然,由于证券市场种种制度上的缺陷,中�股市还不能起到经济晴雨表的作用;那么怎么办呢?我们不仅要救经济,我们还要修补证券市场制度上的缺陷,使得它具备这个能力。

教授们的思维是反过来的:救经济要从救股市入手。似乎他们把温度计给捂热了,天就热了。如何救股市呢?首先是限制大小非抛售,也就是所谓的"大非自锁,小非分割"。其次是推出股市平准基金,政府出钱直接进股市抄底。正如马光远先生所言,这两招都不是救股市而是毁股市。

大小非为什么不能限制?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大小非的沽售权是股改的时候已经确定的,现在受合同法保护。商鞅"徙木立信"的故事告诉我们,国家要推动更多的改革,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树立公信力。如果国家在大小非的问题上出尔反尔,公信力何在?现存大小非并非中�股市症结所在,中�股市的症结在于源源不断产生新的大小非的发行制度。

其次,教授们不是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吗?而股市是这么成为晴雨表的:当任何人获得有关宏观经济或个别产业兴衰的新信息,他都可以根据他的新信息来买卖股票,好消息要买,坏消息要卖;千万个投资者如此买卖形成的均衡就综合了经济中边边角角方方面面的信息,股市也就成了经济的晴雨表。对于当今中�工商业的酸甜苦辣,谁知道得最多?无疑是以大小非为代表的产业资本?你限制拥有信息的人的买卖,试问股市如何成为晴雨表?

一定程度上,2008年的大小非扮演了做空者的角色,对我们不能做空的单边市场是个有益的补充。沪指从6124的急速下跌,既是6124泡沫的破灭,也反映了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国际经济环境的急转直下。不错,A股的下跌主要是因为大小非的抛售。但大小非的抛售是"果"不是"因",大小非之所以成了下跌的主要功臣,一是因为他们知道的多,二是在我们的单边市场中,只有他们能在做空中盈利。

那么为什么也不能推出平准基金?首先,平准基金将引入新的信息不对等。平准基金虽为政府所有,但总是需要一个团队具体操作。这个团队包括市场研究人员、执行人员、财务人员、管理人员、以及这个团队的上级等等,平准基金将因此而产生数量不小的新的"内部人士"。谁来保证他们不用手中的信息优势让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获利?信息不对等不仅是一个公平问题,而且还是一个市场效率问题。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信息不对等关系中弱势的一方必然要求比信息对等情况下更高的回报。投资者要求更高的回报,股票的价格就要低于信息对等情况下的价格,也就给上市公司增加了融资成本。从股市整体来讲,信息不对等就将使股市的
"市场底"更低。

其次,平准基金将引入新的市场噪音。如上所述,股市不仅是企业融资的场所,还是一个信息产生、处理和传递的地方。股价的波动能给上市公司管理层的经营行为提供宝贵的信息,股票指数的波动也能给宏观政策制定者提供信息。如果融资融券和股指期货能够推出,这种信息产生、处理和传递的功能将会得到进一步加强。但遗憾的是,平准基金不仅对市场的信息功能毫无帮助,反而让投资者不得不分散资源以研究平准基金管理者的意图。平准基金的一举一动,将成为市场里最大的噪声,让股市的"晴雨表"更难解读。

十位教授的"逆向思维"会不会影响决策层呢?也许。首先,十位教授的上书会被误读为"民意";其次,除了对一些有抛售意愿的大小非,十位教授的建议对股民、投资机构和管理层都有短期利益。尤其是推出平准基金,绝对是包括大小非在内的皆大欢喜。这是传说中的顺耳的"忠言"、甜口的"良药"。

一位"知名教授"如此"逆向思维",可能是他一时头热。十位教授同时如此,我就不得不问我们的教育和研究体制出什么问题了。

2008-12-05
作者::啄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