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0日

公地悲剧

一直听到这样的言论:不是我们的制度不好,而是人心太坏,总是钻制度的空子。以前也一直以为确实是这样,我们的法律确实很健全,而且会越来越健全。我们所谓的仇富心理,也确实是一小撮人捡法律的空子让我们不快。后来受到功利主义的影响,感觉对于一个社会而言,并没有一个所谓真理在支撑一个制度的合理,也就是根本就不存在一个好制度或者一个坏的制度,只是制度与社会现实的匹配度决定这种制度的正义和公平的程度。

公地悲剧是现今比较流行的一个经济学名词,不过我关注角度不是大背景下总体社会利益,而是在土地公有制体制下个人境遇的悲剧性。曾经以为"土地公有制"保障了我们最基本的社会公平,作为一种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土地的公有制从制度上确立了个人平等的社会正义。但是这个社会出现越来越多的以所谓"社会利益"的名义公然损害个人利益的事件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显然土地公有制并没有保障个人的基本权利,而是通过社会利益的名义在加剧弱势群体的更加弱势化,导致社会的更加不公平。

前一段时间前政府高官龙永图有一段"刁民论",龙先生提出以"社会利益"的名义,主张打击所谓拒绝拆迁的"刁民"。不论龙先生有没有研读新近出炉的《物权法》,了解法律已经明确了私人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前提下,以一个前政府高官提出"刁民"论都是极不恰当的。在当前暴力拆迁的事件频繁发生的社会大背景下,以所谓"社会利益"的借口,侵犯个人的正当权益的行为并没有改善这个社会的正义和公平,而是加剧了社会的贫富差距和阶层分裂。

人人生而平等是一个理想的口号,当然社会是不可能完全公平的,我们能做的只是尽量促进社会的平等。首先是由于出身的原因,导致了其受到的教育以及相关成本的降低,个人就不可能平等,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对征收高额遗产税尽量对之进行调节,在最大的程度上避免因为出身带来的社会不公平。

世界上各国普遍都有针对遗产这种特殊财产赠与的高税率做法,中国也不例外,只是估计刁民太多,中国并没有形成良好的纳税人风气,所以法律形同虚设。因为社会的不正义已经影响到个人的正义观,法律失去了其背后的公平公正的基础,再加上东方人特有的家族观念,所以遗产税的征收并没有达到其应有的目的:调节因为出身带来的社会不公平问题。反观美国,由于其完善的和现实匹配的法律体系,不断动态平衡各方利益的政治模式(选举确实有效地被执行),另外偏向慈善事业(调节社会不公平的一种手段)的个人税法,使美国富翁的慈善义举冠居全球。

另外一个影响社会公平与正义的重要原因就是生产资料的分配制度。以前一直被教育存在一种社会真理,是所谓最完善的制度背后的核心思想。作为一个信奉"人人生而平等"的理想主义者,土地公有制确是曾经被自己奉为解决社会公平的一个真理。中国封建社会之所以一直在更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土地兼并",作为一个社会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土地兼并造成了社会阶层的日益剧烈的分裂。在保护私有财产的制度下,最后导致的只有社会分裂和改朝换代,重新对之分配。

一直比较关注美国的土地私有制情况下为什么没有发生中国曾经一次次重演的"土地战争"(农民起义的本质就是土地起义)。个人理解,首先由于遗产税法的限制,土地作为不动产在遗产税中受到极大的赠与限制(美国税法对于不动产的遗产赠与附加了很多限制,其中最重要的是需要先行支付高额的税金才能继承;另外就是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土地作为基本的生产资料在社会资本运作模式中并没有其独特的吸引力,而土地作为地产,在开发过程中也受到各种法律的限制,并不存在类似于中国地产交易的种种黑幕交易,所以土地的私有制并没有从根本上恶化社会的不公平和非正义。

相反,中国的土地公有制,作为一种理论上比较先进(政治教育过多的后果)的社会体制,却总是以其不正义的作为一次次地刺激我们的良心。中国人一向有所谓"仇富心理",其中"仇富"最严重的对象就是各级地产商,1998年房改到2008年短短11年,中国的顶级富豪基本上都和房产有关,各种黑幕消息也层出不穷。政府执法出现对抗最多的一是"城管执法",另外就是"拆迁执法",相对于"城管执法"针对"危害"城市环境的小商小贩而言,大多数民众只是对其执法粗暴表示愤慨。对于"拆迁执法",以"社会利益"之名为特别权益阶级牟取利益而直接损害个人的正当权益却总是显得"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毕竟"社会利益"这个词汇太沉重,不是小民能够承受的。

土地公有制所谓的平等成为了少数真正刁民利用手中的权力或者金钱换来的权力大肆侵害大众权利的幌子,在《物权法》出台之后的大背景了,这种现象显得是如此的诡异,以至于我对于这个社会制度是彻底的失望了。确实是我们不是没有法律,而是我们缺乏法律背后的那种追求正义和公平的精神。在泛政治化的洗脑教育下,没有多少人会关注那种隐藏在社会表象下深层的东西,一个制度的好坏并不是能够用一种理想模型来衡量的,而是要与其时代相匹配的,当土地公有制完全是所谓理想共产主义的制度,在我们这个距离理想社会N个时代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奴隶的政治制度混合社会体制下,显得是如此的黑色幽默,大概不是小民能笑笑就可以的。

作者:鱼之传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