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4日

绝不能再对驴子磕头!

日前央视新闻联播中,絮絮叨叨地报道了外交部协调几家航空公司的飞机,到泰国接回几千名受困的中国民众的消息。
自然,报道的结尾,少不了几十年一贯的经典总结:"感谢党和政府……"
这实在太怪异了!
西班牙、荷兰、法国和印度等国都包机接回了本国国民,这些国家的媒体,非但没有一丝感谢的声音,而且还在那里"吹毛求疵":接迟了啊、还有几个公民没有联络到啊、某官员的发言不恰当,要下台啊……
但是中国永远有如此鲜明的"特色",为什么呢?
一位"友邦人士"曾经给鄙人来过一封信,大意是,他们国家的人民是这样理解政府和官员的:政府和官员就是驴子,人民纳税供养他们,让他们为人民推磨、驼粮、拉大车。在他们的媒体上,永远只有质疑政府和批评官员的声音,绝对不会有感恩戴德的言词,如同驴的主人,就应该对驴子吆喝、训斥、挥鞭子,岂可跪地对驴子磕头烧香呢?要知道,是主人盖棚圈、买饲料养活了驴子啊!
有趣的是,中国官员自我标榜的身份和外国"驴子"差不多,譬如他们说自己是"公仆"啊,应该做人民的"老黄牛"啊,等同与"洋驴子"的身份定位。
然而,中国人民养这群驴子,亏得厉害!

一亏:"驴子"数量太多――家里就一架车,却养了一群驴子,田里收获的麦子不够驴吃的。

中国"驴子"多到什么程度呢?
1950年中国的官民比是1:600,2007年的官民比是1:26,50多年,多了27倍!
中国每百万美元的GDP供养39个公务员,日本每百万美元的GDP供养1.38个公务员,以此标准,中国"驴子"比日本多27倍!
非但官民比独步天下,"官""员"比更是举世无双。
日本首都东京,人口1300万,GDP1.1万亿美元,但是东京只有"市领导"7人――1名市长,4名副市长,1名议长,1名副议长;
世界经济首都美国纽约,人口1800万,GDP2.6万亿美元,但是只有"市领导"6人――1名市长,3名副市长,一名议长,一名副议长。
而中国铁岭市,人口300万,GDP46亿美元,人口是东京的1/5、纽约的1/6,
GDP是东京的千分之四、纽约的千分之1.8,但是"市领导"却有41名,是东京和纽约的6倍――市委书记1名,副书记1名,常委11名,市政府市长1
名、副市长9名、市长助理3名,人大主任1名,副主任7名,政协主席1名,副主席8名。就是这个市政府还有20名处级副秘书长,平均每个市长配备了两个秘书长!
中国新乡市,人口565万,GDP100亿美元,人口不到东京的一半、纽约的1/3,
GDP是东京的千分之9、纽约的千分之4,但是市领导却是43名,同样比东京和纽约的市领导多6倍――市委书记1名,副书记1名,常委11名,市政府市长
1名、副市长8名、市长助理4名,人大主任1名,副主任8名,政协主席1名,副主席9名。这个市政府还有16名处级的副秘书长!
湖南小小的平江县,副县长多达十名;郑州市市政执法局,居然有29位"局领导"……
事实表明,中国人民正在经历着一场规模空前的"官灾"浩劫――比"蝗灾"难扑灭,比雪灾面积广,比震灾持续长,比所有的自然灾害加在一起的危害和损失严重得多!

二亏:"驴子"太娇贵――驴主人住茅棚,驴子住别墅,主人还得给驴子鞠躬作揖唱赞歌!

巍峨的办公楼、豪华的公车队、曲径通幽处一排排冷傲的别墅、丰乳肥臀的一群群"二奶""小秘"、酒池肉林般奢靡的狂吃海喝……这些景象,构成了21世纪前后中国统治阶级生活的群像;
嚎哭在医院里无钱医治而断药等死的老人、游荡在大街上无钱入学的孩子、徘徊在劳务市场朝不保夕的失业工人、绝望在"售楼处"居无定所的下层百姓、目光呆滞的打工群体、衣衫褴褛的街头乞丐……这些景象,
构成了21世纪前后中国被统治阶级生存的群像。
30年高增长了,当今中国最广大的人民越发困厄不堪的原因是什么呢?如蜂似蚁滋生出的"驴子"太多、太贪婪、太无拘无束、太胆大包天,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别以为43位"市领导"和29位"局领导"只是一个个尊荣的牌位而已,这些"领导"的背后包含着一堆堆老百姓实实在在付出的金山银海:专车、秘书、豪宅、"工作"宴请、"交流视察"、出国"学习"、"意思意思"等等等等!
2007年,光出国考察、公车、吃喝三项,"驴子"们就挥霍了9000亿人民币,是2007年国家支付卫生事业经费1800亿人民币的5倍!是2007年中央财政教育支出1100亿人民币的8倍!
中国的"驴子"实在太贵了:这个不到全国人口4%的群体,消耗了全民财政收入的30%!
而这种"饲养"成本,德国是财政收入的2.7%,埃及是3.1%,印度是6.3%,加拿大是7.1%,俄罗斯是7.6%。需知。这些国家既没有铺天盖地地
"三个代表",也没有声嘶力竭的"执政为民",但是这些国家的民众购买到的优质行政服务竟是如此的便宜。
张宏良先生慨然长叹:中国的资改精英们三十年来建立起来的"官权的力量,对上削弱中央集权,对下剥夺百姓民权"。所以中国的"驴子"们不但是如此地昂贵,而且还特别地娇横:即便中国民众的福利,不如战火纷飞的巴勒斯坦,不如赤地千里的坦桑尼亚、赞比亚,在全世界所有国家中,倒数第一,可是老百姓还不能在公众群体前责骂老爷们,只能磕头如捣蒜地夸赞:政策好好好,英明又伟大。
似乎中国的"驴子"们,制定祸国殃民的坏政策是他们天经地义的本分,而老百姓辛苦挣两个钱、吃几顿饱饭甚至多活了几天,完全是他们宽厚仁慈、意外施恩的"好政策"所赐,因此老百姓有义务每天磕头感谢"不杀之恩"!
这是一个何其荒谬的一个世界啊!
主人住茅棚吃糠咽菜,饲养的"驴子"住别墅吃肉喝酒,打不得、骂不得,还得强颜作笑说"驴子对咱家恩重如山",否则驴子有权一蹄子踢翻你的天灵盖,你说中国人民亏不亏、冤不冤啊!

三亏:"驴子"太伪劣――山羊硬充大叫驴。

在没有"特色"的国家,"市长副市长"们只需要一种知识――说服人民,只需要一种专业――为人民服务,然后搞到选票,就当官了。
譬如德国的杜赛尔多夫市市长约阿希姆・埃尔温是一名掏烟囱工,美国科罗拉多州联邦高地市市长斯帕克斯是脱衣舞俱乐部的"门童",也能理直气壮地"三个代表"。
但是一个善于画圈的老人,一言九鼎,说中国干部必须"四化",特别必须"知识化、专业化"。
光这"两化",就取消了95%中国人管理中国的资格,因为中国只有七千万人口具备大专以上的学历。
说老实话,一开始我们真诚地相信这是个好政策,也相信他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但这个政策"化"来"化"去,发现他一家就"化"出了一堆"部长""主席",这才知道上当了,他仅仅"是部长主席的爸爸"而已。
但这丝毫不妨碍"四化"了的"市长"们,在"市长"们主办的报刊电台上,说"市长"们能力也强、水平也高、贡献也大、品质也好、资源特宝贵――"两化"简直是兴国的灵丹妙药啊!
知识化是不用说的了――一摞摞烫金的博士文凭就是证明。这些文凭在"市长"们权力笼罩的、财力资助的、关系力影响到的中国大学中,取之不尽。
但是专业化呢?
"市长"们的专业应该是什么?料理人民的生活,维护人民的情感,伸张人民的正义。
所以现代教育进行专业分类的教育:一类是教授活的人类生活的学问,叫人文科学,一类是教授死的物质世界的学问,叫自然科学。
看看在没有"四化"标准的国家中,"领导"们的专业化程度吧。
美国总统布什,哈佛商学院MBA硕士;美国新总统奥巴马,哥伦比亚大学文学学士,哈佛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法国总统萨科奇,巴黎政治学院法律硕士;英国首相布朗,爱丁堡大学历史学硕士;日本首相麻生太郎,日本学习院大学政治经济学学士;俄罗斯总理普京,列宁格勒大学经济学博士;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圣彼得堡大学法律系副博士;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米兰大学法律学学士;印度总理辛格,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
放眼世界,这些"洋驴子",全部是人文学科出身,他们的专业训练内容是:人民有爱憎情感的消长,有公平正义的追求,有载舟覆舟的力量。
这些"洋驴子",在他们人生的初始阶段就树立了"拉车"的理想,主动选择学习这些"拉车"的内容,这使他们日后的拉车,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驱策;再通过专业的训练,做好"拉车"的知识积累和思维方式准备。
而邓伟人主导下中国"土驴子"们,学土木工程的、学机械的、学电子的、学地质的、学化工的、学纺织的……
这些脑袋中充满原理公式的一帮人,本来就没有选择"为民驱策"的人生志向,他们在生涯历程中,随波逐流,邀得上峰的"法眼"垂青,为自己衣丰食足而努力仕进,居然成了中国"干部"的主流,纷纷占据了中国的权力要津。
也许这些官僚个体并非恶毒之人,他们萧规曹随,知恩图报,将中国的历史缩短为飞黄腾达的30年。
在这群 "自然科学家"集团眼中,十三亿人民是草木无声的自然元素,"改革开放"是点石成金的原理公式,"执政为民"是枯燥呆板的理化实验。
于是政策果断而无情,人心冷漠而残酷,社会恐怖而暴虐……
这些本来应该在实验室、车间、矿山凝神屏息的"山羊",在主席台上读着千篇一律"重要指示",而且用"级别"作为打开人类全部"专业"的万能钥匙:政府"拉一拉"、党委"拉一拉"、人大政协"拉一拉",即使什么也不"拉"了,依然"享受xx级待遇",――毫不拉车,专门充驴,你说中国人民亏不亏!

四亏:"驴子"太杂――喂驴者被驴强迫喂养黄鼠狼。

在不"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驴子"给谁拉车归谁喂养:给全民拉车的"驴子",全民喂养;给部分人拉车的"驴子",部分人喂养。
譬如在政府中工作的人员,叫公务员,国库掏钱养活;为政党工作的人员,叫党工,和车床工、瓦工的性质没有任何区别,谁信仰这个党的党义,谁养活,养不活了,就解散。
但是中国《宪法》中"人民同意"归党管,所以国库掏钱养党政两套庞大的"驴子",也就认了。
不过党的兄弟姐妹、表叔姨娘、光屁股玩伴,也一股脑推给全民喂养,这就冤了。
譬如共青团,有本事向年轻人收钱自己玩去,凭什么算公务员,占不年轻人的税赋去高楼大厦呢?
譬如工会,有本事向会员收钱自己玩去,凭什么算公务员,占非会员公民的税赋吃喝玩乐呢?
譬如妇联,有本事向妇女收钱自己玩去,凭什么算公务员,占男人的税赋抛头露面呢?
但这不是最冤的,最冤枉的是全民花钱养活8个"民主党"和一个"工商联"。
这些组织在北京各有一个豪华森严的办公大楼,大楼里坐着一群处级、厅级、省级乃至国家级的"公务员",他们以开会为工作内容,一般都面无表情地呆坐在主席台上,兢兢业业地供报纸电视取景拍照……他们出入前呼后拥,待遇恩荣备至,同样享受着全民的供奉。
这些"民主党"为民做过什么主?他们稀稀落落几个"党员"恐怕也茫然。十三亿中国人至少有十二亿叫不出他们的名字,能叫出他们名字的,大多数憎恨他们――譬如民革,历史上这个组织对人民有杀亲之仇、夺产之恨、裂国之罪,但是依然要全民拿血汗供养这群"公务员"。
犹如强迫喂驴的主人还要喂养偷鸡的黄鼠狼,你说中国人民冤不冤!

五亏:"驴子"太坏――你挤血割肉喂养他,他随心所欲揣你!

不稼不穑,供你豪车、华宅、美二奶、出国考察;不狩不猎,供你美酒、佳肴、鼓掌声、大小非――中国人民的温顺厚道,全世界还有第二家吗?
然而,他们犹不满足。
林书记"掐"13岁少女,"猥亵罪不成立",而且"你们算个屁"!
张书记拆百姓的产业,将百姓投入大牢,还能派警察进北京抓记者,居然很快这个"同志"能复职!
杨书记直接逃到法国,将中国人的脸,丢向全球!
"股改"、"防止大起大落"、"财产性收入",将亿万无辜百姓几十年的血汗,一股脑刮光!
经济好的时候,"稳定公务员队伍",给自己加薪;金融海啸了,"刺激消费",举债给自己加薪。
而对"主人翁"们,经济好的时候,"防止务工性收入过快增长";金融海啸了,"暂缓实行新劳动法"。总之,驴子可以吃撑死,喂驴的主人们不可以吃饱!
被法院强制拆迁四处流浪的失地农民、被城管撵着张皇失措掉进河中淹死的小贩、被警察群殴致死的学生、被公安四处拦截追捕的上访人员……
这帮"驴子",从踏入官场第一天起,终生在乌烟瘴气的官场中封闭地沉浮。他们的情感游离于人民大众的喜怒哀乐,他们的生活疏远在人民生活的柴米油盐之外,升官是他们毕生的事业,媚上是他们唯一的工作,聚敛是他们天赋的权益,鱼肉人民是他们日常的手段,阴道食道是他们真正追求的人生意义!
什么国家兴亡啊,什么民族振兴啊,除了作为表演的台词,赚取愚民的喝彩,屁价值都没有!
中国的"驴子",实在太坏了!

洋驴子以"届"为限,驴子主人看走眼了,没有关系,几年熬过去,换驴。
譬如布什快下台了,跟他一起"升天"的各路部委局办"领导"共3000多人,正在华盛顿打包准备"再就业",绝无到"上院"去当主席的机遇,也无到"下院"去当议长的荣幸,更没有享受省部级、厅局级待遇的福气。
但是中国"驴子"以"代"为纲,不管是熙熙攘攘的市长副市长们,还是其委任的"29个局领导",父下子上,子退孙接,一眼望不到头,立志要世世代代"驴"下去。
怎么办?
问问农家驴把式,他会毫不犹豫告诉你:
一训、二抽、三换驴,没有第四种办法。
只有全民发扬不怕踢的精神,人人开口,个个举鞭,催生出一个新社会,让主人回归主人的本位,驴子回归驴子的本位,中华民族才有扬眉吐气的出头之日!

原文:http://www.yadian.cc/blog/55738/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