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9日

中国经济30年高速发展中的隐忧

深圳,中国――中国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在周四表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已经变成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同时,也改变了世界。

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改革开放周年纪念会上,胡锦涛主席援引邓小平的话,"发展才是硬道理"邓小平在1978年执政然后开始执行改革开放政策。胡锦涛强调共产党要坚定不移的把工作中心放到经济发展上。

但是,在演讲的背后,胡锦涛主席和中国的领导人们面临一个新的时代空前的挑战,那是邓小平时代出口带动经济模式和他严酷的政治控制所不能预料的。全球对中国产品的需求大幅减少,工业中心开始惶惶不安,混乱的中国经济需要一种新的方式来保持稳定和确保增长。

经济下滑如此迅速――上个月出口七年来第一次下滑,北京方面被迫突然改变了发展的优先方向。不久前,胡锦涛主席一直在试图控制过量的垃圾污染,收入不平等,并把环境和社会挑战定为长期发展目标。今天,这些优先解决的问题都已成了昨日黄花。

然而中国的领导者们正在通过出口退税政策来减少由于汇率上升给中国的出口带来的影响。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扩大内需和切断中国工业与全球市场的联系。

在政治上,中国的改革家们曾经希望,在后奥运时代的推进中国反腐败力度和减少社会不安定因素。

北京政府担心在经济发达地区会发生大规模的失业甚至罢工,政府似乎很难接受政治上的异议。本月,一些人在发表要求更加民主公开信后被逮捕,一个国家主流媒体的编辑因为对此支持而调离原工作岗位。胡锦涛在上周四讲话强调,"我们必须发扬民主政治,但是我们不会照搬西方的民主模式!"

如果说什么是中国改革时代的象征,深圳,那是邓小平同志当年所构想并开发的,而今也在经济下降的十字路口上踌躇着。周四的庆典为了庆祝1978年召开的中国十一届三中全会,在这次会议上,邓小平被选为中国新的领导人,并决定了"改革开放"的国策。两年后,邓小平选择临近香港的小渔村深圳,成为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在这里,尝试着吸引外资和建设出口型工业。今天深圳,已经成长为一个拥有一千万人常住人口的工业城市。

在深圳城市的旁边有一个工业园区,浮桥工业园,是深圳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一些小的工厂在最近几个月已经倒闭。在王金达厂中,撕去几周前被厂主封在门口上的封条,两个来进货的顾客却只能看到空空的工厂。

与此同时,一些勉强开着的工厂仍然努力挣扎着。在一家大印刷厂的工人们说,他们的老板遣散一些工人,在九月份也没有继续招聘新人。为了减少开始,工人所得的工资明显减少。一些工人甚至说,很多老板故意减少工资逼迫工人离开。26岁在工业园开小吃部的林宝哲说"每个人都忧心忡忡"。每天来他这里吃午饭的民工已经从五百人缩小到一百人左右。

他看着在一边嬉戏的女儿说:"如果经济继续恶化,我可怎么养的的孩子啊!"

目前为止,仍然很难估计具体有多少企业在深圳地区或者在广东这个被称为这个国家出口引擎的地方倒闭。在人力成本提高和政府法制健全使一些小厂变得无利可图的时候,广东已经做了一系列的努力来加快产业链的发展。但是,出口的大幅度下降产生了不可预料的影响。在最近几个月,有多达七千多个中小厂家已经倒闭,五万于人失业。

这些问题暗示着中国会面临更多挑战。总体来讲,中国的经济在未来几年会继续膨胀,一些经济学家预测,经济增长率可能会跌落至5%或6%,远逊于前几年双位数的增长。

据国家主流媒体报道,有四百八十五万农民工已经在正月十五以后元旦以前返乡。一些内陆省份已经宣布对失业的农民工进行补助。在周四,新华社称,大约六百五十万农民工明年可能失业。

北京政府最近已经恢复发放出口退税,一些出口退税曾经以为平衡内需而被取消。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黄亚生说,出口退税可能会在短期内起到恢复生产,增加就业的作用,但是终不是长久之计。"支持出口只是经济危机的一种举措,因为维持就业率别无他策。"

黄教授说,中国政府在1990年以来致力于出口,扩大国有企业,但是很少财富流入常人的口袋。中国的家庭收入落后与中国经济发展的步伐,这意味着,数以万计的中国普通人民仍然相对贫穷,这是中国要扩大内需,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黄教授在最近写的书《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上提到,"这是最大的挑战"

中国政府曾经通过颁布法律,刺激消费等手段,积极应对97到98年的亚洲经济危机,确保中国免受到邻国的经济影响而经济衰退。这虽推进中国重工业的投资,但也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的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

人民日报在线编辑潘岳指出,中国环境保护部副部长,谴责西方过分的强调金融危机,警告中国如果盲目走西方工业化的道路,中国工业有可能面临毁灭的风险。

潘岳在文中写到,中国30年的改革开放取得了西方100年才能取得的成绩,使中国成为经济巨人,然而环境的污染却远远大于西方的一百年。目前的全球经济危机现实中国继续走西方工业化的老路,那只能是死路一条。

现在的中国比邓小平刚改革开放是更加富有活力,更加开放。就像中国经济的成功多归功于企业和其劳动大军的辛勤工作一样,社会整体的变化主要源自普通人对社会生存空间的寻求中国共产党仍然小心的把持着政治权利,独立团体和在野党在中国依然违法。

今年春天,深圳市领导急于把深圳定位为改革的先锋,深圳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如增加民主选举,给予当地立法机构和法庭更多的权利。但是这些计划,在随后递交省政府的时候夭折。

有些有影响力的国人说,我们应该做的更多,中国共产党研究院的一名学者于柯坪曾经建议最高领导层,在中国主流媒体中国日报上发文,发扬更多的民主来监督腐败。

在接受纽约时代杂志的采访时候,于教授呼唤有突破性的改革。但是他也提到,改革必须增加,但也要确保社会稳定,强调政府的职能和法律的神圣。"我们需要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我们也要确保中国的社会稳定。如果中国现在施行选举制的话,中国很可能像泰国一样混乱"

一些专家称,事实上,温和的政治改革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中国经济的发展。 波士顿大学中国政治研究学家Joseph Fewsmith称,
"正真的问题在于经济的下滑如何让能改变一些体制的革新"他说中国政府故意减缓农村土地改革的步伐,把转移农民土地权利落到农民的头上。

Joseph Fewsmith 说,"人们都很担心维持社会稳定的进程会非常非常缓慢"

By JIM YARDLEY
Published: December 18, 2008
任伟/译
中文:http://timeweekly.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534653&PostID=16298823&idWriter=0&Key=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