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3日

王静荣会见杨佳母亲王静梅记录







08.11.11 王静荣回忆见王静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f90ad0100bkp5.html

11月9号,王静荣回忆见王静梅的情景,在妹妹王静梅“丢失”一百三十二天之后,昨天被通知去见面。见面的地方是北京公安下属的“精神病强制治疗中心”。

王静荣自述:

星期三的下午我们居委会主任给我打电话,说找我有事情。

我说,你什么事情说吧。

他说是关于你妹妹的事情。

我说那我找你去吧。我就问我去哪啊?

他说,你来东风乡政府街道办事处吧,乡政府武装部的江部长打电话,说要找你一下,你是我们社区的居民,又是党员,又是属于我们这儿管辖的,你妹妹受了刺激在医院治疗呢。你想不想看?你想看的话我给你联系。

我说我当然想看了!

然后居委会就给江部长打电话:“江部长你给我的任务我都完成了啊!我跟王姐(王静荣)说了,她说她去。”他说,他给联系,就把电话挂了,后来他说那你等信吧!我就从居委会出来了。

等到星期五的晚上五点了,居委会又给我电话说联系好了,说星期日的早上9点,在你们小区大门口你等着。后来我们老两口一块去了。居委会主任说:江部长也让我一起去。我说可以啊。

到了星期天早晨9点,一辆捷达车,我和我爱人,司机,居委会主任。我们四个人就上去了,也不告诉我上哪?不告诉我去哪个医院,一直往东走。后来过了五环吧?我说,这是东五环吧?居委会主任也不告诉我。然后司机就问主任,咱们去哪啊?主任说我也不知道去哪啊!后来下了机场高速以后,这车就不开了停下了,我就想,可能还有人在等着呢,后来我们车后面来了一辆黑色本田车,也在路边等着,等了7分钟左右。后来又来了一辆黑色车在我们两个车前面打着蹦灯带路,后来就开啊开的,我就知道是在顺义。

后来,拐到一大门口,那立着一个大牌子: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在里面的套院里的牌子上写着:安康医院。我们前面的车里面下来几个年轻人,挺高挺壮的,有一个好象也提着一个摄像机的东西,给大夫介绍说这是我们主任,我们跟大夫进去了。

我就问大夫:怎么样?是不是神志都不清楚了?他说 “也不是特别严重,就是情绪上有点不稳定,一会闹啊什么的,再一个啊,她是人格障碍”。我就问什么时候送来的啊,谁送来的啊?大夫答:7月2号晚上,应该是大屯派出所送来的。

后来,主任就把王静梅带到办公室来了。

我一看情况,跟原来情况没有太大的变化,跟原来的急脾气一样。她说:“你们说我把关在这好几个月,这个叫什么事啊?这叫什么事啊?我儿子这么大的事情,我是最了解事情的人,为什么不让我出去?还给我关到一个小黑屋里面,好几个月吃饭都得站着。”我问大夫为什么让她站着吃饭?大夫也没有说话。

然后就说杨佳的事情。

王静梅说,就是因为一辆自行车,“上海警方当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你还别这么横!我现在找个证人就可以把杨佳拘了!’王静梅说:‘你敢!你敢拘的话我就跟你没完!’后来上海警方就把杨佳给放了。

他们想私了,他们还来了两次北京,第一次我(王静梅)没见着,杨佳要求要处理这些事的回执,他们没有达成协议。上海警察就回去了。后来第二次又来,说没有回执,赔偿你1500块钱,杨佳说不行,我们要处理回执文件。然后,上海警察说,那你说私了怎么办?10000块钱行吗?杨佳说,你别跟我说这个,我们不是为了钱,我们就要回执。等于没有达成协议,他们上海警察又走了。”

杨佳在上海派出所给王静梅打电话,说警察把杨佳直接拉到一个小黑屋子里面打了。

王静梅说:“杨佳最后一次去上海,我不知道。”

“后来出事了之后,北京大屯派出所的人就来找我来了,把我们家翻的乱七八糟的,我现在出去,还跟他们没完呢!你有搜查证吗?他们把我家翻的那么乱,7月2号大晚上就把我送到这来了,他们什么意思啊?”

后来我问她,有没有上海的姓谢的律师来找你来了?

王静梅说“来了之后就逼着我签字”。谢律师还说给杨佳买了两身衣服,那意思还很可怜他呢,后来,王静梅一看这么多人都等着,护士大夫都等着到时候也不给人家面子,王静梅说,“也是为了我儿子,我在这也出不去,也找不到律师,得了!我就给签了,签完就走了”。

10月31号上海方去了两个人给王静梅判决书,王静梅说到关于杨佳捅刺姓吴的督察,“杨佳追到21楼以后捅刺这个姓吴的,姓吴的躲到屋里面,杨佳又追到屋里面接着捅刺,这么捅刺的话能有3厘米的口子吗?可能吗这事?”

后来,王静梅说,杨佳孩子就是有病,“我(王静梅)不是要说带杨佳去看病了吗?后来没有去”。

后来我就安慰王静梅说,你别担心好好在这待着吧,杨佳没什么事。他在里面白胖白胖的,他觉得还好。你在这儿别着急,外面替你说话,同情你的人太多了。后来这个居委会主任就进来说,怎么,差不多了吧?我就说,好了。“那我以后还能来看她吗?”主任说,“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就行了”后来,主任就把我们拉回来了。

当时在车上的时候主任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江部长打来的,说这个地方别说出去,要保密。

我说行,我明白了。

2008年11月10日

根据王静荣自述录音整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