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9日

连岳:把悲观留在心里




因为我昨天只参加了一个小组的封闭年会,参加中文网志年会的时间非常短,所以给大家道个歉,说声对不起。这次我的活动的重点是放在《南方都市报》主办的一个论坛,下午和另外两位老师的论坛,大概有三个小时吧,因为还要准备一些材料,所以把重点放在那个地方了。

《南方都市报》的论坛,我觉得它的主题和我们网志年会的主题“和而不同,多志兴邦”是很贴切的,都是讲公民社会的形成和改变的事。我觉得其实“博客 ”现在在做的就是这个事。因为很多人向我提问的时候指出”我悲观”,意思是说:自己说的和做的以及别人做的一切都没有用。当时我讲的一个主题就是说,在现阶段我们说悲观,它是一个不道德的事;只不过如果你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你要把这个东西放到你的心里。

现在我们每个的公民社会,包括这种“博客”的力量能不能顺导社会进步,刚开始还只是看到几个结成网络的点,很幼小、很无聊、很自不量力。在这个时候你是要打击他呢?还是跟他说你的这个东西是没有用的?如果你说这个东西是没有用的话,它没有用的话,它又如何发生,又如何发展呢?这个公民社会的萌芽就扼杀了。所以这个时候我认为说,在现阶段,中国现阶段,悲观主义是不道德的事。

我们为什么会写博客?会来参加这个中文网志年会?大家会在一起沟通?就表示说,我们相信自己的力量,我们相信能改变这个社会。我们能相信自己,也一定要相信别人。这是因为我认为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是比别人更高明的,别人的力量一点不比我们弱小。网志年会这一些人,这一百多个人,这一百多个人做事情、说话,它能改变这个社会多少?说实话,很有可能一点都改变不了这个社会,那么它的作用在什么地方呢?它的作用是每个人都是一个种子,你要把自己当成种子,也许一年以后每个人能影响四十个人,两年以后每个人能影响一万个人,这时候社会就会开始改变。

我们这些想改变社会的人,在现阶段不会存在一个认识的误区?其实我觉得存在两个误区。一个就是说我们存在“传道”的焦虑,当我们的影响力不够的时候,或是我们说一些重要的话题的时候,旁边没有人马上应和,或是社会不马上改变的话,我们就会很焦虑,我们就会马上说,我们做的可能是没有用的东西。但这个公民社会,往往正常的社会,它的进步是很缓慢的。在美国,每个人能投一票,所有的人他只能投一票。奥巴马是一票,小布什是一票,亿万富翁是一票,穷人是一票。所以我觉得在公民社会,我们每一个博客每一个人,我们写好自己的博客,做好自己的东西,我们就赚到了,我们就完成了公民社会该完成的事情。如果你的博客有两个人阅读,你就赚到了一票。所以我觉得说,我们没有必要,完全没有必要悲观,更加不能悲观。就说如果你能参加网志年会的话,你一定是影响了一批人的,你一定应该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而你实际上的效应就是一个乐观主义者。

原来我经常会说,中国没有救了,我们做了没有用的。在07年之前我会说这种话,到07年之后,我意识到,这种话不能说了,我们永远不能说这种话。我们永远要鼓励做事情的人,永远不能打击做事情的人。有时候悲观主义者会形成一种抒情冷血。一个声音出来以后,我们写一篇文章,社会没有搞定,事情没有改变;然后我们就抒情说,没有用了,中国没有救了,中国人的人性就是这个样子。你会觉得好像很美,像林黛玉的抒情姿态一般。但这个事情我们应该要有一种意识,我们不再说这样的话。我们要觉得说这样的话是一个非常不道德的事情。

第二,我们要把悲观主义,尽管其实我们可能天生就是悲观主义者,但也要把悲观主义留在自己的心里,不要说出来,权且当成一个记忆。

还有,我觉得说,我们要怎么样防止成为一个受迫害幻想狂。或者换一个角度讲,也许在座的各位多多少少受过迫害。就是在迫害的状态下,我们怎么保持正常的心态、正常的心境。这也是我在去年想通的一个事情。

去年刚开始知道的时候,每天我电话拿起来,我就觉得非常恐慌,是不是会有人在旁听,我当时一直想这个问题,突然就想通了。如果说这个公权力知道一个人不停的批评它,不停的否认它的事情,它没有采取这个手段,反而不正常的。这个手段是你允许的,我给你。那我在电话说我该说的话,我不让它影响我的生活。我照样在电话里和老婆打情骂俏,当这些人不存在。就不让它介入到我的生活。我做一个想法、每出一次门都弄得很紧张,我觉得这对我精神上是有损害的。我要恢复到一个很平和的状态,所以完全没有必要有受迫害的想法。

这一点很重要,我们要,即使我们受到迫害,即使你觉得受到压力,也要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该享受生活就享受生活,该写博客就写博客。尽量使自己不要成为一个被迫害者,甚至成为一个受迫害幻想狂。这是我在去年这段时间里想清楚的几点事情。可能很多人没有想通,迟一点就想通了。其他也没有别的可说了,谢谢大家。

注,这是连岳在中文网志年会的短暂发言。由周曙光和苑明理整理,李华芳修订一稿。

来源:cnbloggercon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