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9日

年底将有更多工厂关闭,多少老板从中国不告而逃?

作者 Don Lee
译者 黄义务
来源:《青年参考》,原载美国《洛杉矶时报》
起初,江苏人陶寿龙把公司账簿烧了,接着转让了个人高尔夫俱乐部会员资格,并处理了自己的高级轿车。

最后,他走人了。就这样,中国最大的印染企业——拥有4个工厂、有31个足球场那么大、4000名员工以及至少2亿元人民币债务——成为历史。

“我们差不多完了。”上个月守在陶的公司——江龙集团的300名供货商之一的毛有明(音)说。38岁的他在一个咖啡店点起一支香烟,平静地谈起他的工业煤气公司的黯淡将来。毛说,陶欠他85万美元,占他公司年收入的60%。“我们都发不出工资,我们也快破产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工业经济的曹建海说,据政府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有6.7万家大小工厂关闭。他说,年底前总共将有超过10万家工厂被关闭。

随着更多工厂在中国被关闭,老板逃跑的报道会变得更常见,这加重了此次至少10年内的最严重制造业下滑造成的损害。

工厂关闭潮始于广东省,30年前中国的经济改革就从那里起步。该地区占中国出口的30%,但过去几年来,深圳、东莞和其他城市开始寻求清洁环境和打造更多基于服务和高附加值产品的经济,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如鞋类、服装和家具的厂家不再受欢迎。

据官方数据显示,9月份前中国除服装等少数项目外,出口势头仍保持强劲。但许多出口商没有赢利,其他则订单日益减少或资金吃紧。“别提美国市场了,”佛山一家家具公司总经理抱怨说,“甚至我们的欧洲市场过去两个月来都大跌,因为欧元贬值了。”

33岁的杨声刚(音)在深圳一家鞋厂干了7年,从最初在生产线上干一个月50美元,到后来成为工头后收入增加了5倍。他说,今年春天起香港老板开始拖欠工资,到9月份的一个早上,工厂突然被关闭了。“老板走了。”杨说,“我得拿回5个月的工钱,家里人需要钱吃饭过日子。”

香港工业总会副主席刘展灏表示,他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香港老板不告而别。“这是不对的,”刘说。许多人逃跑是因为他们想一走了之,把债务抛诸脑后,不用面对愤怒的供应商、银行、雇员或监管者。有时候,帮助经营的亲戚和经理也会逃跑,一些工厂除了关闭别无选择。

据香港工业总会估算,香港商人经营的7万家工厂中,多达15%将在今年关闭。他说,更多工厂很可能在2月份中国春节期间关闭,那时数以百万的农民工都回家过年了。“一旦工人回家了,他们就可以安安静静地把工厂关闭。”他说。

台湾在广东经营约2万家工厂,其中一些老板已不告而别。另据官方媒体报道,在山东省,几十家韩国出口公司的经理业已逃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