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7日

冉云飞:中国是个互害社会

看到标题,有人或许会撇嘴:你这话说得?四川大地震,我们的爱心不够弥漫吗?青基会,我们没有捐款吗?养老院、敬老院、孤儿福利院,我们没去做志愿者,没去做义工吗?是的,我要对所有这些人表达我诚挚的敬意。但遗憾的是,单是如此,还不能够动摇我所说的“中国是互害社会”的基本判断。在陈述“中国是个互害社会”的基本理由之前,我要中国说,从1949至1978年,中国只有国家,没有社会(如果有人不明白,这个话题只有改天谈了)。1978年后中国慢慢有了社会,但可怕的是这个社会是互害社会。这种互相伤害,不仅损伤了中国人的品性和基本道德感,而且最大程度地伤害了中国人做人的尊严。有人说,尊严算个屁呀,我现在想的是如何要吃饭。我不否认吃饭的重要,但我要说,你要把饭吃有尊严一点,这两者之间并不矛盾。官方在大赞三十年来改革开放的成就,如果还停留在毫无尊严的为一碗馊稀饭而努力奋斗,这到底是什么出了问题呢?这里面有拜中国是个互害社会之赐。

中国这个互害社会的文化基础和制度根柢,当然与我们几千年来传统的制度和文化有深刻的关联。但对这个国家互害的大规模加码和迫害,肇始于四九年后官方的阶级斗争政治管理理念、非黑即白的思维模式、毛泽东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还其乐无穷”的斗争哲学。一句话,这个没有社会的畸形国家,官方为了将民众的利益剥夺干净,治理得服服帖帖,所采取的方式都是让整个社会处于恐怖之中,不特民众恐怖,连有的官员也是恐怖的,像刘少奇、彭德怀等这样的高官都要害死——我不是说他们的命就比普通民众的命高贵,而是举他们作为极而言之的例子——命都不能保,除了无所不在的恐怖的宽度,这就是恐怖的强度。在这种政府对民众高度不信任、带有威胁的恐怖控制之下,于是兄弟阋墙、父子反目、夫妻告讦、同事揭发等破坏中国传统人伦道德的事,被官方认定为向党组交心、向党告拢的“高尚” 之举。所以人与人之间从“防人之心不可无”到主动去害人、创造性地害人、以害人为己任,把害人当作向党献礼的“高尚”举动来炫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换言之,四九年后官方治理国家的理念是,就是大规模唤醒并激发民众身上的恶,让民众互相撕咬,互相攻击,捏造诬陷,希图全身自保。其实自保者最终才知道自己只不过被害晚几年或者被杀晚几个小时的苟活而已。

如果1949至1978年中国是政治上的互害国家的话,那么如今则是政治、经济及诸种利益上的互害社会。政府衙门都各尽其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每个职能部门都将公共利益部门化和私人化,你到我这来办事,我制约你给脸色看,反之亦然。所以政出多门,叠床架屋,互相扯皮,没有效率是常有的事。至于老百姓就更惨,他到所有的部门都得看脸色,都得被踢皮球的各部门摔摆够——还不一定能办成事。所以再差的老百姓都要找个七大姑八大姨的背景靠山,办事不成,就去求情,大家共同玩潜规则,玩得自得意满,真可谓喜气洋洋。本来可以按正规渠道办好的,但却要到处去求人去打点,其实他没有看到这里面,对人格的侮辱,求人的窝囊,以及求人过后的还情还债,增加了许多有形及无形的成本。而这样的事,除非你的官大你的官管用,否则你也难免要低三下四地求情。何况退休后,你也得体会一走茶就凉的世俗况味。也就是说,公务员之间及各部门之间,其实都是拿潜规则互相伤害,增加了各种扯本,降低了效率。同时还培养了中国人喜玩阴谋,近乎无时无刻地玩阴谋,如此一来,丧失了发明创造的时间与精力,丧失了坦坦荡荡、一脸阳光地活着的乐趣。有些人由于信息的闭塞、洗脑的巨大作用,一生都不知道另外有的国家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有尊严地活着,还以为大家都像那样把求爹爹告奶奶,然后再另一拨面前装大爷的生活,当成天经地义的美好生活。其实这种伤害是一种恶性循环。

说中国是个互相伤害的社会,是一种恶性循环。就是每个人的尊严都不一定能得到完全之保证。有人说,错,胡锦涛有的,他有尊严。在这个恶性循环的社会食物链上,没有谁可以例外,连胡锦涛也不例外。每个公务员在上级领导面前都是奴才或者装作是奴才,但每个领导在下属都把自己看你是大爷。在领导面前低三下四受的窝囊气当然会撒到下属那里,有人会说,胡锦涛不会吧。且不说那些太上皇理论和太子党对胡的牵扯,且不说胡要成天说那些他都不相信的鬼话,且不说出行不自由,且不说退了也不能过普通人的生活(想一想李斯的上蔡之恋吧,他们虽然衣食奢靡,但他们能得到真正的上蔡之恋吗),且不说自己一生说了多少违心话做了多少亏心事才爬到这个位置,且不说爬上了这个位置还得继续说假话,还得提防他们“热爱”的人民,对他们提出强烈的抗议。一个小小的区县政府都岗哨林立,政府工作人员都像被猪圈起来养一样“安全”,也许你觉得这个“安全”是一种享受,但在我看来这种安全是一种惧怕,浸透着无处不在的恐惧。也就是在中国社会,普通老百姓固然恐惧,但对此普通老百姓不能专美于此,即便官大如胡锦涛,他也一样生活在恐惧中。所有人都生活恐惧中,你说这个社会不是互相伤害,这是什么呢?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弄得所有人都恐惧的地步,都没有安全感,这个国家的政府还不思改革,难道他们爱上了害怕人民时的那种恐惧吗?难道得斯德歌尔摩综合症的不仅是我们普通人,而且还有那些达官贵人吗?是的。如果说普通人是因为被挟持,久而久之爱上了绑匪,那么官员包括胡温久而久之爱上这个绑架他们(当然也是他们在参与绑架乃至自缚)的专制制度。我们的民众和官员仿佛在像水牛喜欢滚烂泥潭并享受烂泥潭一样,并不知道身上洗干净去享受那种不受拘束的更多的自由生活。

中国社会畸形到所有人都恐惧,所有人都不知不觉地互相伤害(三聚氰胺是个最典型的例子,这样的例子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过两天我会写一篇《互害社会的样本分析》),已形成一个互相恐惧和互相伤害的强大网络。但官方和民众特别是官方都不思改进这个空前有病的社会,眼看这个社会继续腐烂下去,而不怕继续烂下去的鱼死网破,这对大家来说都是有害无益的愚蠢之举。虽然每个人受害的深浅程度不一,但受到伤害的事实却是不可否认的,要改变这样的现实,要付出我们的智慧和行动。

2008年11月7日8:14分于成都
作者:冉云飞
原文地址: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dad0c04b4cf2853b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