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1日

季羡林家中藏画流落拍卖市场续:秘书杨锐回避采访

原文也被删了。来源:百度快照

2008年10月31日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赵卓
选稿:张海盈

  《季羡林家中藏画流落拍卖市场》追踪 记者昨日追访拍卖公司原艺术总监———

  东方网10月31日消息:国学大师季羡林家中藏品在未经授权情况下流落拍卖市场,负有保管责任的秘书杨锐成为怀疑对象,她本人偏又回避媒体。季羡林弟子、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钱文忠昨日向记者透露,事件被披露后,杨锐曾多次向他发送短信,大意为自己是爱戴季先生的,没有做过拍卖季先生收藏的事儿,并希望司法介入调查。

  ■神秘男子将画作送至拍卖行

  收藏爱好者张衡称,他最初在2007年4月27日北京金兆拍卖公司的艺术品拍卖会上,发现14幅上款为“季羡林”的书画作品。

  记者联络到北京金兆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原艺术总监崔贵来。崔先生表示,由于市场不好,金兆公司停业很久了。但他仍能回忆起,公司拍品中确实出现过季羡林先生的藏品。

  “我感觉(藏品)应该没问题,这些藏品年代不远,价值不是太高,没有人仿这些东西。”崔先生介绍,“季老师这些藏品都是无底价起拍,大多拍到两三千、三四千,最贵的大幅画作拍到上万。”

  “送藏品来的是一位四五十岁的男子,称东西是朋友转让,我看东西裱工挺好,作者又有名,对来源就没多怀疑。”崔先生称,“男子曾说自己是大学老师,有点口音,好像是石家庄人。”

  ■ 匿名电话多次反映此事

  张衡称,多次将季羡林的亲笔信和有关资料交至北大领导手中,由于没有回应,季老手书证明“从来没有委托任何人拍卖我收藏的字画和其他物品,因为我并不需要钱”。落款是10月20日。

  记者昨天致电北大党委书记闵维方的秘书郭丛斌,他说张衡确实对季老藏品被拍卖递过材料,学校正在调查事情真相。郭秘书说:“除了张衡,还有另外一个人总以匿名电话的形式向北大反映此事,问他什么单位他也不说。这是一个大事儿,事情也并不是那么简单,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说得清楚的,调查现在还没有最终的结论。”

  ■季老秘书谢绝媒体采访

  作为季先生的秘书,杨锐女士对藏品负有保管责任,但在事发后,她始终回避媒体采访。

  前晚,与记者一同采访张衡的《南方日报》记者曾拨通杨锐的电话。电话里杨锐表示不方便透露情况,并将电话转给另外一名男子。该男子称,在拍卖品市场流通的字画是伪作,真正的藏品还在季老家中,随后表示事情“现在正在调查阶段,等过了这阵子再说”。便挂断了电话。

  从通话后到昨天上午,杨锐手机一直关机。昨天下午趁杨锐短暂开机,记者与她短信联系,杨锐回复说:“谢谢,我心很难过,暂不能接受采访。很感谢你的信任。”又称“我想想,合适的时间(再采访),谢谢。”随后再度关机。

  ■希望司法部门查清真相

  昨天下午,钱文忠告诉记者,杨锐当天多次同他发送短信交流。钱文忠说,现在不便公布短信详细内容,但杨锐的大意是,自己“对季先生很好的,怎么会去卖他的画呢?”并希望司法部门介入调查。

  “拍卖季先生画作的人很愚蠢,他又不懂行又想卖个高价,不惜给拍卖公司10%的提成。”钱文忠表示,“ 这样的人更容易查出来。这些字画是谁送去的,拍卖款项到了谁的账户,这不难查明。”针对流传的各种猜测,他表示,除个别当事人,大家都不是身在现场,胡乱猜测没有意义。

  记者向张衡了解到,他已于上周末以季先生家中藏品失窃为由向海淀刑警大队报案。记者致电相关负责人得知,案件已被受理,但还在初查阶段,目前证据不足,尚没有立案。

  唐师曾告诉记者,昨天下午4点多,北大校长许智宏在301医院看望了季老,季老看起来心情不错,谈话内容不详,杨锐没有在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