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8日

“只要愿意做,政治改革就可进行”

1月16日是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逝世三周年纪念日,赵紫阳家属以及各地民众纷纷举行悼念活动。由于来自政府方面的压力,这些活动都只能以低调不公开的方式进行。而人们对于这位力主改革的中国前领导人以及他的改革路线也再次进行了思考。

2005年1月16日,中国改革开放先驱人物之一,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逝世。三年来,每到这个日子就会有民众自发进行悼念活动,纪念这位对中国改革事业做出巨大贡献,并在六四事件后因为拒绝镇压学生民主运动而遭到罢黜,并被软禁家中,直至去世的前领导人。

北京市民李金平就是这些民众中的一个代表。赵紫阳去世之后,李金平就在家中为其设立灵堂。而2005年以来,每到赵紫阳忌日,国安部门就会将李金平从家中带走,今年也不例外。他的弟弟李金龙对记者表示:"国保的人上午来,说带他吃饭去。国保八点来的,然后待到9点40给带走的。门口搁了三辆警车。也没说什么理由,就说带他去吃饭。"

赵紫阳家属当天也在家中进行了祭奠活动,据海外媒体报道,有各界人士参与活动过程,但由于政府方面的高度关注,祭奠活动保持低调。赵紫阳执政时期的机要秘书,曾因六四事件入狱多年的前中共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鲍彤被政府方面禁止外出,因此无法参加相关活动。鲍彤在接受德国之声电话采访时表示,政府对祭奠赵紫阳的活动总是神经过敏,他说:"我也觉得很不能理解,一个公民去世了,很多公民悼念他,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会使领导层感到什么恐惧。但我看到,这件事情显然是冒犯了某些人。"

尽管自从六四事件以来,中国政府对于赵紫阳其人其事都采取避而不谈的态度。但近些年来,一些前高级官员和民众纷纷发表文章出版书籍,介绍赵紫阳的改革思路,以及赞赏他在担任政府总理和中共总书记时期的政绩和改革路线。赵紫阳的多年好友宗凤鸣出版了"软禁中的赵紫阳",记录他在多年软禁期间的谈话记录。而中国前副总理田纪云更是在"炎黄春秋"杂志上撰文提及赵紫阳,赞扬他生活朴素,并把赵紫阳与胡耀邦并称为对中国改革起到关键作用的两名前领导人。

同样阅读了田纪云文章的鲍彤表示,能够在(赵紫阳逝世)一两年或者三年的时间里出现这么一篇文章很让人高兴。但是只有一篇文章出现,就不是好现象。

鲍彤在采访中提到,赵紫阳当年推动的经济改革,其中心思想是回归市场经济,扩大农民和企业自主权,是一个政府向民间和市场"让步"的过程。而六四事件之后,尽管中国依然执行改革政策,但却是一种不允许存在反对意见的改革,并且以权贵阶层大肆侵占国有资产为主要内容,这就导致一方面出现了大量亿万富翁,而另一方面,高达两亿民众生活在每日不到一人民币的生存线下。

鲍彤认为只有通过政治改革才能解决中国面临的严峻问题,赵紫阳当年受制于邓小平陈云等中共元老,而无法全面实施自己的改革意图,而中国目前的领导层完全有条件走出这一步。他说:"只要愿意做,应该是可以做的。现在的国际环境,国内环境,领导能力,比那个时候要高的多。我想赵紫阳先生如果看到后继者超过他,做的比他更好,他会很高兴的。把共产党加之于人民身上的,经济、政治乃至思想上的各种枷锁统统打破。我认为,不是不可能的,是有可能的。现在经常说我们中国条件不具备,我不相信,我不是老百姓条件具不具备,而是领导人给不给老百姓条件。"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xe60Ifgrqt0I1

2008年1月11日

上海磁悬浮新线仍然在“悬浮”

有关上海磁悬浮延长线的谈判步履维艰。自2003年以来,连接上海普东机场的首条磁悬浮列车试行段通车后,从更多的意义上来说是一个游客观光的新景点,并非大众化交通工具。除此之外,磁悬浮线路远离市中心。但是,如果新的磁悬浮线路在2010年世贸博览会召开前及时投入使用,情况将发生变化。

但是,北京政府至今没有批准新的磁悬浮线路。或许今后几周北京政府将就此做出决定。但是上海百姓反对修建新的磁悬浮线路的抗议呼声仍然此起彼伏。

据来自工业界的消息,在今年3月5日全国人大会议召开之前,中国政府将批准修建上海新磁悬浮线路。但是,因特网上反对修建磁悬浮新线路的呼声仍然高涨。许多上海居民都对修建新的磁悬浮线路表示反对,有些人甚至在窗户上贴出了反对修建磁悬浮的大标语。一位上海居民说,

"和谐社会不要磁悬浮,要救救孩子,救救老年人,我们不要辐射,要健康,要保卫家园。我们既不反对党,也不反对国家,但是只有这几点要求。昨天晚上我们小区的居民举行了集会,大约有1000多人参加。警方只是从远处观望,没有进行干预。后来我在论坛上听说有人被拘留。但是在现场我没有看到这种情况。"

中国政府害怕公民举行抗议集会。但是在上海磁悬浮沿线地区,经常可以看到缓慢行驶的汽车,车内坐着几名不断打电话的男人。他们或许是便衣警察。一些被采访对象,头一天还表示愿意向记者诉说他们对磁悬浮的忧虑,但是第2天便保持沉默不愿再谈。许多人谴责修建新磁悬浮线路的计划。计划中的新磁悬浮线路,某些地段距离居民住宅只有22米。居民们要求磁悬浮线路距离居民住宅至少200米以上。一位居民说,

"政府发给我们小册子和光盘,介绍说磁悬浮的电子辐射非常非常小,甚至小于手机的辐射。但是我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测量的,是在列车行驶的时候测量的,还是在列车静止的情况下测量的。"
去年春天,上海市居民甚至致函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北京的国家领导人,对修建新的磁悬浮列车线路提出抗议。其结果是有关磁悬浮线路出现了一些变动,长度比原计划缩短了3公里,部分地段改为地下,但是费用也因此增加了一倍。全长31公里的磁悬浮新线耗资将达150亿欧元。

2月21日,中国的环保专家将举行会议,尽快就磁悬浮新线做出决定。负责磁悬浮技术的德国蒂森-克虏伯和西门子康采恩已经等待多年。德国有关方面乐观的认为,计划连接上海两个机场的新磁悬浮线路有可能被中方决定为上海-杭州线。中国修建上海至杭州的160公里长的磁悬浮列车线路看来是可能的。该线路将与上海-北京高速列车线连接。

今年1月,上海-北京高速列车线已经开始动工。德国西门子公司也在竞争该项目的合同。据知情者介绍说,为了平息上海人的抗议呼声,德国方面向中方提供了磁悬浮的全部安全标准。据称,再没有比这更安全的指标了。但是上海居民对此仍持怀疑态度。一位上海居民说,"我们讲科学。如果出来的数据是国际标准,我们就无话可说。但是目前国际标准和我们国内的标准差异很大。所以我们想不通。德国政府和中国政府签署什么协议,进行什么技术交流对我们来说都无所谓,我们只要求有一个公开的数据,能够证明对我们没有任何伤害,让我们口服心服。这样的话,建造磁悬浮我们没意见,我们会给予支持。但是现在建造的磁悬浮,对我们老百姓来说只有害处,没有好处。"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xccdIfgrqt0I5

德语媒体关注胡佳案

自去年12月27日北京民权人士胡佳被捕后,各大德语媒体都十分关心胡佳及其家人的处境。法兰克福评论报指出,指控胡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完全站不住脚:

"虽然这样的指责毫无道理,但也不会对胡佳有利。北京的共产党当权者显然已决定,在夏季奥运会之前把这位他们不喜欢的活跃人士清除出去。过去,许多异议人士、记者和民权人士都受到颠覆国家政权的类似指控,被判处多年监禁。多年后他们重获自由时,往往病痛体弱,早为外界遗忘。胡佳面临同样的命运,由于指控涉及所谓的'国家机密',当局拒绝他与家人或律师联系。任何信息、包括天气预报,都可被当局称为国家机密。胡佳的判决也许已经确定,他只是公开批评共产党政府,就被看作负有罪责。"

法兰克福汇报根据胡佳用摄像机拍摄的影像记录了胡佳被捕前在北京"自由城"家中遭到软禁的细节:

"胡佳拍摄了房子前监视他的国安便衣们如何堵住楼门、打牌、吃喝、乱扔垃圾,挡住行人挑衅,以此显示他们的强大和不可触犯。在中国,有谁敢与国安的人较量呢?胡佳还拍摄了他的妻子准备上班时在门前受到便衣骚扰以及其他居民受到威胁的情况,这部摄像证明,在中国没有法院判决就能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
。"

南德意志报在报道胡佳一案的同时,也关注中国其它一些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捕的人士,并指出这些例子仅为冰山一角:

"12月13日,南方城市桂林的著名网络评论员王德佳被捕,他发表的文章中,有一篇名为'戴手铐的奥运只能给人民带来灾难'。12月14日,当局以'煽动颠覆'的罪名对他下达了逮捕令。他的文章说,建设现代化体育场馆花费了大量金钱,而普通百姓却过着猪狗一样的生活。这样的评论惹怒了想沐浴奥运之光的共产党当权派。

北京宣武看守所目前关押着叶国强,他是著名'奥运囚犯'叶国柱的兄弟。他的餐馆因建造新体育场被拆除,但他却没有获得足够的补偿,为此他奋起抗争。去年九月底,他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捕。早在2004年12月,他的兄弟叶国柱因组织游行、反对强行拆迁,已被判处入狱四年。"

(本文摘自其它德语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欢迎读者来信讨论)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xccdIfgrqt0Ia

2008年1月8日

潘基文任联合国秘书长一年评语

潘基文是一名苍白、没有任何特征的领导干部,还是一名带着"丝绒手套的铁拳"?同他的前任一样,潘基文也必须经历一番过程,达到成熟领导的地步。潘基文是一名行事低调的人,他更喜欢在没有摄像机聚焦的地方展开外交说服。他给自己定下的衡量联合国秘书长是否成功的标准是战胜苏丹达富尔危机和大幅度推进全球性气候保护。

评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上任一年的政绩并非易事,这有以下原因。首先,联合国秘书长的行动范围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政治大气候的牵制,另一方面,就历史经验看,许多联合国秘书长在上任伊始总是表现慎重,给人以后发制人的印象,他们的领导强势一般是在上任数年后逐渐表现出来的。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联合国问题专家鲁克(Edward
Luck)在接受德国电视一台的采访时说:"许多人把在任10年后的科菲f?南袜诱刚上?0周的潘基文做对比。要知道,刚开始时,安南的作风也不是那样稳健。熟悉新环境和新任务都有一个过程。"

不稳健应该是联合国秘书长的基本特征之一,因为他是由联合国大会推荐、安理会任命的,而安理会希望候选人是比较软弱的一类,不具备个人鲜明的政治特征。只有这样,5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法国、英国、俄罗斯和美国的主导地位也才不至于受到威胁。

同安南没有太大区别,潘基文在上任后的数周里也表现出举棋不定,并在一开始就引发了一串抱怨。在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被处死问题上,潘基文表示,每个国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国情作出决定是否动用死刑。此言一出,招来一片指责。潘基文只好补充解释,联合国当然是谴责死刑的。

潘基文曾经担任韩国外长,这既是长项,可以在国际谈判中发挥影响,不过,超越民族与国家的眼界并在这个基础上给自己重新定位,不言而喻是一项巨大挑战,因为,联合国并不是民族国家的简单组合,秘书长也不是几个国家外长拼凑在一起的。在过去一年里,潘基文在通向忠实于国际主义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在坚韧和外交中走钢丝

潘基文在就任联合国秘书长的第一年里得到评语同当年安南的很相似,即"苍白、没有特征的领导干部而已,很难胜任联合国改革的重任"。耶拿大学联合国问题专家弗勒里西(Froehlich)说,潘基文更喜欢在没有摄像机聚焦的地方进行谈判,他认为,这样做可以保住双方的面子。他说,在只同某国领导人的单独谈话中,潘基文经常表现得令人钦佩和十分顽强。潘基文助手透露,潘基文好比一只"带着丝绒手套的铁拳",外表看很低调,但如果必要的话,这只铁拳是会抡起砸向桌子的。

潘基文坚忍不拔的特性体现在解决苏丹达富尔危机的谈判中。他个人对这件事特别关注。他曾在一年前说过,达富尔事关重大,它的成败是衡量他潘基文斡旋能力的标志。然而,事情的发展证明,苏丹政府缺乏诚意,欧洲国家更不愿输送如直升机等救援物资,让整个达富尔项目面临破产。耶拿大学联合国问题专家弗勒里西说,达富尔项目不是一点进展没有,但人们更清楚地看到了实现目标的难度。因此,潘基文没有办法获取直接的成功。

德国驻联合国大使马图泽克(Thomas
Matussek)在2007年9月做的一次报告中指出,显然,潘基文在非洲苏丹达富尔危机中做出了贡献,全球制止气候变暖运动中也有他的手笔。他曾整夜同苏丹政府谈判,迫使其答应联合国派遣和平部队进驻该国;他也不回避同美国总统布什直面交换全球保护大气的重要性。

在潘基文看来,联合国秘书长这一职位最重要的功能是以外交手段加强行动能力,至于整体的、道德方面的功效,潘基文并非那么看重。不久前,在印尼巴厘岛召开的联合国气候会议上,潘基文又表现得非常投入,这说明,他将气候保护作为长期目标制定下来,并以它的成败作为衡量其工作是否成功的另一尺度。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xb88Ifgrqt0I1

马铃薯-“隐藏的宝贝”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2008年定为"马铃薯年",把马铃薯称为"隐藏的宝贝"。今年,教科文组织将在全世界举行活动,为马铃薯造势。但是,马铃薯在中国人的食谱上仍然地位低下。

马铃薯在中国北方大多称为"土豆",南方又称为"洋山芋"、"番薯"。从名字就可以看出,马铃薯自远洋番邦,并非中国传统农作物。史料记载,早在公元1650年马铃薯就已传入中国,仅比欧洲人知道马铃薯晚几年。不过,与欧洲人不同,马铃薯从来没有进入中国人的主食食谱,大多数中国人一直把马铃薯作为一种蔬菜食用,而且往往是冬季和初春蔬菜淡季时用来点缀饭桌,青椒炒土豆丝就是其中的代表作。

在欧洲,马铃薯高踞于粮食地位。德国人人均每年吃70公斤,波兰人甚至吃近130公斤。据说,当年德国统一前,普鲁士国王腓德烈二世鼓励全国种植马铃薯,一举解决了全国的吃饭问题。更重要的是,马铃薯含有的高营养成份大大提升了普鲁士军人体质,推进了以普鲁士为基础的德国统一。直到今天,仍不断有人向位于波茨坦无忧宫一侧的腓德烈二世墓地敬献花束和马铃薯。

中国马铃薯的产量居世界第一,2006年收获七千万吨,占全球马铃薯产量的20%。由于马铃薯对土质和灌溉的要求不高,适于中国西南山区和北方土质贫瘠地区种植,而且马铃薯单位产量极高,是代替大米和面粉的理想主食。

中国北方、尤其东北食用马铃薯的比例大大高于南方。但中国的传统观念不把马铃薯算作粮食,似乎马铃薯是在没有大米白面的情况下的无奈选择。另外,中国的马铃薯加工品种太少,容易造成吃厌的感觉。而在欧洲,无论进餐馆、还是到超市,都有多种马铃薯成品或半成品供选择,有丝状、片状或丸子,油炸、水煮、煎炒都可以。

在中国,许多人不知道马铃薯含有丰富的维生素。一些年轻女性对马铃薯中的碳水化合物畏惧三分,担心吃马铃薯会改变体形。而马铃薯的碳水化合物并不高于传统粮食,只要采用科学方法食用,少食用油炸的马铃薯制品,体内并不会积累脂肪。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中国平均每人每年消费近40公斤马铃薯。与中国的种植面积和产量相比,这样的消费量比较低下。但是,世界粮农组织的张忠军认为,"马铃薯年"的活动将带动中国的马铃薯消费,中国人也正在改变口味,中国马铃薯消费量的增长就是证明。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xaw5Ifgrqt0I8

2008年1月1日

香港市民争购数码电视 环保组织发出警告

数码高清晰电视转播技术将从2008年1月1日起正式在香港地区启动。一些香港市民为了能更好的收看高品质的数字节目争相购买高清晰超薄液晶电视。但香港环保组织呼吁香港市民在丢弃旧电视时要谨慎小心,应警惕旧电视释放的毒素给自然环境带来的严重危害。德国之声记者就此事采访了香港环保机构的相关人士。

2007年12月31日,香港非政府环保机构"地球之友"向当地媒体公布了他们一个月以来对香港市民进行的电话调查。结果显示,为能更好的收看电视节目,香港近期有40%的市民表示要更换高清晰电视。该组织环境事务部主任区咏芷介绍说:"目前,打算购买新电视中的20%的香港人介绍,他们的旧电视平均只使用了5到6年,实际上还没有到了非换不可的地步。"

区咏芷还认为,过去传统电视的使用率一般在10到15年左右,而近些年电视的更换率大约在5年左右。她说:"电子产品更换频繁主要是因为人们对高新科技过分追求的一种心态,同时也是香港经济水平提高和科技发展带来的结果。"
据该组织不完全统计,仅香港地区在2006年就有超过40万高清晰电视售出。2007年,新型电视的销售量又在此基础上总共增加到50万。

实际上,目前世界其它国家也都陆续普及了数字电视传播技术。他们多采用的方法是在普通的电视上添加一台解码器或是机顶盒,这种方法同样可以收看到清晰的数字电视节目。2006年8月22日中国广电总局副局长张海涛宣布:"中国电视的数字技术要加快发展,中国电视要在一年内转换为数字电视技术。"

随后体型笨重的突屏电视逐渐被中国市场淘汰,新技术开发的等离子、液晶电视逐渐进入了中国人的家庭。特别是新婚夫妇在购买电视的时候偏爱超薄电视。据宁波市民政局统计,中国仅宁波市2007年就有37084对新人登记结婚。香港环保组织地球之友区咏芷在谈到对于废旧电视的处理和丢弃时警告消费者一定要谨慎。"因为传统型电视的显像管中含有铅、易爆性废物、阴极射线管、印刷电路板上的焊锡和塑料外壳等都是有毒物质,不仅如此还对人体产生致癌物质。"

调查结果还显示,80%的香港人选择将旧电视卖给私人回收电视部门,收集之后再转卖到非洲、东南亚等一些国家。对于大部分无法修复的电视将被非法运往广东省的一些回收厂。目前位于广东的这些回收厂,当地政府部门并没有对其进行严格检查,管理不当导致了那里成为中国会回收电子废物的最大非法市场。对此区咏芷强调:"香港和内地的关系是如此密切。香港人喝的水,吃的菜都是内地运来的。我们希望香港的朋友能够了解,内地的环境也是香港人的环境。"

事实上,自从中国内地强制实施数码电视转播之后,紧接着香港政府为配合中国政府推广数字电视计划,还必须赶在奥运到来之前实现数码电视在香港的普及。最后区咏芷表示:"一方面,就香港电视业技术的发展来讲这是件好事,但另一方面香港市民也要看到弃之不当的旧电视对环境造成的严重影响。"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x9csIfgrqt0I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