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7日

默克尔见达赖但不会见台湾代表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总理府接见达赖喇嘛,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周二,台湾驻柏林代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希望默克尔也能会见一位台湾民选代表,如台湾总统陈水扁。最近一个时期以来,默克尔所推行的价值观外交政策在德国国内政党间引起了争议。在此背景下,默克尔不久前表示,今后将把价值观外交同经济外交结合起来。本台中文部主任冯海因就此采访了基民盟基社盟议会党团外交发言人冯-克莱登。德国之声:冯-克莱登先生,10月底,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及其姊妹党基社盟推出了一份新的"亚洲战略"文件。新"亚洲战略"文件开篇便提到中国不断增长的国际影响力、以及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解决重大的地区和国际事务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您是这份文件的重要撰写者。请问,新"亚洲战略"对于德国的对华政策有哪些具体影响?

冯-克莱登:与过去相比,我们必须给予对华关系更多的思考和关注。德国的对华关系不能仅仅局限在经济合作上。我们必须同中国在战略及地缘政治问题上进行进一步的磋商。

德国之声:目前德国国内在对华政策上出现了意见分歧,价值观外交政策受到争议。中国是一个专治国家,但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成功,成为所谓"中国模式",引起其他国家效仿。在这一问题上,德国应当采取怎样的立场?

冯-克莱登:首先,这是一场制度的竞争。中国提供了这样一种发展模式,我们不能无所作为。这并不是说我们要站在中国的对立面。举个例子。在非洲,中国有很大的影响力。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在那里展示我们自己的发展模式。我在访问非洲的时候,许多非洲国家首脑表示,他们希望在开发能源以及基础设施建设上同欧洲及西方国家合作,但西方在非洲的投资十分有限,因此一些非洲国家必须依赖与中国的合作。我们必须接受这一挑战。因为中国与独裁、
腐败政权合作,发放信贷 时并不带附加条件。而我们要求合作的国家拥有良好的政府管理、 法治与民主、
维护少数民族的利益等等。其次,世界秩序如何发展,如何维护各地区的稳定与和平 ??
在这些战略问题上,我们必须同中国进行更多的交流。第三,我们必须明确表明我们的价值观和立场,而不是把观点隐藏在紧闭的门后面。因此,默克尔总理在总理府接见达赖喇嘛是正确的举动。她有权决定自己何时何地与何人会面。良好的关系并不意味着认可中国的价值观,中国必须接受我们有自己的价值观。

德国之声:如果要付出失去中国这样一个对话伙伴的代价呢?因为在许多全球性事务上,无论是气候保护,还是朝鲜以及伊朗的核问题,中国都是重要的参与者。

冯-克莱登:我们的外交政策,包括对华政策,既要考虑到利益问题,又要考虑到价值观问题。两者缺一不可。

德国之声:不久前,默克尔总理也强调了这一点,要将价值观外交同以经济利益为导向的外交政策结合起来。但是,比如在俄罗斯,中国与欧洲为获取能源展开了激烈的竞争。而能源问题性命攸关。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德国究竟该如何推行自己的价值观呢?

冯-克莱登:与欧洲的合作符合俄罗斯的战略利益。俄罗斯要实现本国发展必须依靠欧洲的先进技术。如果考察一下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田所处的地理位置,就会发现,其中一些仅适合向亚洲输送,另外一些仅适合向欧洲输送。所以,我并不认为在俄罗斯能源问题上,欧洲与中国有直接的利害冲突。

德国之声:我们再回到默克尔总理接见达赖喇嘛的问题上。台湾驻柏林代表密切关注了整个事件。本周二,他接受《柏林日报》采访时表示,希望默克尔总理也能与一位台湾民选代表举行会晤,最好是台湾现任总统陈水扁。台湾的民主化进程良好,公民社会繁荣发展,从这个角度上说,台湾似乎有理由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您觉得,默克尔总理有没有可能接见一位台湾代表?

冯-克莱登:我认为没有可能。因为我们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如果我们接见台湾代表,会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即我们要放弃这一原则。尤其鉴于最近台湾的局势发展,越来越向要求独立的方向走,要举行全民公投。我们认为这一发展是不正确的。我们"一个中国"的原则有两大支柱。一是:承认中国的统一。二是:如果形势发生变化,我们希望这一变化以和平的方式进行。我们反对以武力解决这一问题。但同时,台湾也不应采取错误的举动,导致形势激化,例如现在向台独方向发展。如果台湾宣布独立,德国不会承认其独立地位。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x286Ifgrqt0I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