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6日

德国高科技企业多受间谍威胁

德国一向被认为是技术创新快的国家。德国企业界的高效成为德国经济的支柱,高科技则成为战略资源。在世界范围内,不仅仅经济界的竞争对手对德国技术虎视眈眈,同时还有各国的情报机关。虽然冷战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各个国际之间在进行一场没有枪炮的经济大战。

而很多德国中小型企业还没有意识到经济间谍的风险,在德国的中国留学生和学者却被怀疑是"国家间谍"。

不论是科研结果、发展战略、产品资料、客户信息还是财政报表??成功企业的秘密经常成为网络间谍的目标。德国宪法保护局副局长雷姆贝格表示,这些有目的的攻击大都来自苏联解体后的国家以及新兴工业国中国。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世界范围内广泛搜集政治、军事、经济以及科技信息,以填补其国家技术的空缺。他们设立了各种科研发展计划,其中有一项特别鼓励留学专业人才回国。这一计划虽然没有什么不正常,但是我们要是看清情报机关参与这一计划的规模,就应该警觉了。"

在德国总理默克尔今年八月访问中国的第一天,德国颇具影响力的《明镜》周刊发表了封面文章,披露所谓的"黄色间谍"。文章指出在德国的留学生和学者因为出自爱国情结,都可能被中国的情报机关利用,窃取德国的情报。这篇报道发表后在德国的华人圈内引起了激烈的批评。全欧华人专业协会联合会主席周盛宗在德国攻读了博士学位,并且于2005年受到了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接见。但周盛宗否认中国留学生和学者受中国政府委托窃取情报,并且对《明镜》周刊发表的文章表示不能理解。

根据业内报告,德国有百分之四十的企业受到经济间谍的威胁,内容以高科技为主,例如纳米技术、军事技术、交通、环保、能源、机械制造等。每年被窃取情报的总价值被业内人士估计为500亿欧元。德国化工企业德固赛负责技术保护的安德雷亚斯?布鲁默认为,特别是在特殊技术领域全球领先的中小型企业受到最大的威胁:"人们尝试在专业会议上取得联系。如果有人对我十分慷慨大方,为我提供免费机票、住宿或者其他晚间娱乐项目的时候,我就十分警觉。他们一定会对我有所求。但是很多中小型企业的代表认为从早到晚有人全方位照顾是件很好的事情。但之后要是资料没了,那就是没了。"

布鲁默认为,这样的损失是因为太天真造成的。布鲁默知道外国情报机关的伎俩。他见过装有扫描仪和无线发射装置的碎纸机,见过有存储功能的投影仪,还有能复制文件存有木马程序的优盘。德国宪法保护局认为,很多情报机关工作人员作为记者和外交官潜伏在德国,并且率领代表团访问展会和公司。德国内政部国务秘书韩宁警告说,企业界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如果企业培训实习生,我不愿意在这里强调提中国,但这些企业应该知道,这可能是一整套有目的地学习科技的战略的部分内容。我并不想打击企业界。我认为培训实习生十分重要,但是人们应该想到,他们的技术有可能会流失。"

内部人士窃取情报出现的频率在不断增加。位于德国的IBM公司欧洲业务优化中心负责人弗洛姆介绍说,有报告统计,2005年三分之一的情报窃取工作是内部人士的手笔,28%来自于公司原来的伙伴和员工。弗洛姆说:"滥用信息现在有了新的途径。我们的防火墙越高、越安全,杀毒软件越高级,密码越复杂甚至需要生物信息,那些恶意攻击者的头脑也越来越聪明。他们会将一名工作人员安插到公司里,合情合理的获得这些数据。"

密码经常很容易就被破译。只有少数公司有软件能够检查员工到底读取了哪些文件。目前有专门的分析软件可以检查非正常读取数据,并且报警。但同时,人们不能低估来自外部的互联网攻击。新近《明镜》周刊报道中国黑客供给德国政府电脑,宪法保护局副局长雷姆贝格予以了证实。他表示:"我们自从2005年以来,在很大的范围内发现针对德国政府机关和企业界的邮件攻击。这些攻击的密度很大,每一两天就能够发现新的案件。"

这些邮件的附件内都装有窃取资料的程序,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动安装,并且通过互联网发回数据文件。很多所谓的木马程序安装的十分隐蔽,以至于专家都无法发现。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冯仲平认为,德国明镜周刊揭露的报道是西方媒体反华趋势的抬头。

德国联邦安全信息技术局副局长韩格明确表示,目前还存在其它的漏洞:"无线网络就是经常受到攻击的目标,特别是没有加密或者没有完美加密的无线网络以及移动通信。泰国有一个公司就可以提供服务,监督无线通讯。人们只需要拿着手机输入一些简单的命令就行了。然后所有通过这一手机的通话和数据交流都可以被监听,而且这一做法还可以窃听一个房间。"

专家们都认为,对企业数据的保护没有百分之百的安全。但是企业界应该因此提高警惕,防止外人在没有获得授权的情况下获得机密资料。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wr3tIfgrqt0I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