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1日

中国的农业用地和它引发的社会矛盾

中国农民是改革开放,经济腾飞的滞后者。农民种地养殖所带来的收入微薄。为了兴建工业厂房,或是建造现代住宅,不少地方政府强行占用农业用地,改做工业用地。大批农民举行了示威抗议活动,要求政府还回耕地,或者至少给予公平的经济补偿。仅2005年,有记载的农民抗议活动就有87000起。北京方面从去年起加大了严惩非法占地的力度。今年官方曝光的案例已达32000起。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报导如下。

对于农民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土地。农业耕作再现代化,机车设备再先进,离了土地,农民也无法工作。中国虽然一直还是个农业国家,80%的人口生活在农村,但是中国可利用的耕地面积并不多,而且在飞速减少。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面对工业所带来的客观利益,不少地方政府将经济发展重点放在了工商业,大兴开发区,建造现代住宅。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被强行剥夺,改做工业用地。农民能得到的所谓的经济赔偿往往是少得可怜,更多的情况是,连这点少得可怜的赔偿都见不到踪影。尽管国家三令五申,严禁非法分地和非法占地,但是地区政府凭借"天高皇帝远",依旧我行我素。

德国杜伊斯堡大学中国农村问题方面的专家黑伯勒教授认为中国关于土地所有及使用方面的法律很不健全:"首先要澄清一点,从法律角度讲,土地是整个村庄的共有财产,并非国家财产。但是大部分地方政府都把土地当作是国家财产。因此,作为代表国家的机关机构有土地的绝对管理权。中国有严禁非法占用耕地的法律,但是,我们都知道,在中国,从中央到地方在法律的制定与执行上有天壤之别。这和中国不健全的法制体系有关,也和中央以及地方的政策差别有关。"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只要经济发展,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农民的利益,法律的效力,环保的意义在巨大经济效益面前都变得微不足道。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大批农民选择了示威游行的手段,抗议政府非法占用挪用耕地,要求获得公平的经济赔偿。不少农民抗议活动以农民与警方间的血腥冲突告终。仅2005年有记载的农民抗议活动就有87000起。北京方面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地步,从去年起,中央政府加大了严惩地方非法占用农民耕地的力度。

据新华社报道,今年经查处曝光的案例有32000起。北京政府加大治理力度,是否与保障奥运前夕社会安定有关?黑伯勒教授认为,肯定是与奥运有关,但还有其他原因:"对中央政府来说,地方工作的关键一是经济发展,而是社会稳定。过去几年,农民抗议活动越来越多,发生频率越来越高,这表明农民对强行占地的不满与不安。农民抗议活动是对社会安定的一大威胁。所以中央政府要采取措施,平息局势。但是我个人对这些措施的作用表示怀疑,我觉得,不会有什么结果。"

对于已经占用及改用的耕地无法再以耕地形式还给农民,因此,农民要求得到适当的经济赔偿。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但是在中国,本应负责对农民的赔偿工作土地管理局的力量太薄弱,而且大多情况下土地局也必须服从当地政府的管制。

"中国缺少的就是一种监督体制,中国的媒体和法律系统都无法起到监督作用,因为他们是依赖于政府的。在中国要想监督及制止官方的腐败行为以及非法占地的现象是非常困难的。这种情况在短时间内也不会得到改变。有一种可能就是,中国要将土地私有化,以此来减少以及遏制对土地的滥用,切实完善土地管理制度。"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ww9rIfgrqt0I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