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3日

中国法律界党员比例显著

虽然意识形态和政治意识在中国人的头脑中越来越淡漠,但依然有大批年轻人,特别是大学生申请加入共产党。他们当中出于对共产主义信仰或政治抱负当然是少数,大多数人入党都是为了让今后求职升迁的道路更加平坦。在法律界,党员的比例尤其高,这一传统一直延续至今。但律师是否称职,法官是否公正,与党籍没有关系。

说起入党,许多人认为这只是那些热衷于仕途,希望进入官场的人追求的捷径。但不少尚未确定自己今后人生目标的大学生也加入到了申请入党的行列。值得注意的是,在律师从业者中,党员的比例相当高。北京著名维权律师莫少平解释说:"律师这个行业党员占的比例比较大,特别是公检法这个系统。因为有类似的不成文的规定,如果你不入党的话,以后的提升都不被考虑。"

出生于60年代初的莫少平不到20岁时在部队入党,当时入党被视为要求上进,至于政治信仰并不重要。回忆起自己当年入党的经历,他说:"我入党的时候才18,19岁,文革刚结束。对马克思主义对意识形态有多深的认识理解,是不是从非常理性的角度进行了审视和选择,我个人反思想来,当时都不是的。"

今天的莫少平律师认为,一党专制并不符合法治和宪政的理念,应该允许公民自由选择由哪个党来执政。莫少平代理过许多政治上敏感的案件,当事人包括参与六四事件的民运分子和异议人士,一名党员为被指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被告辩护,这对莫少平来说,并不是一个不可克服的矛盾,因为法律首先代表公正和独立。

北京维权人士,34岁的法律教师滕彪对法新社记者表示,自己加入共产党是希望从体制内部促成一些改变。但他也承认,一旦进入了这一体制,就会失去一些自由,包括讲真话和坚持自己的主张。因此不少希望拥有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对党敬而远之。

曾为纽约时报记者赵岩泄露国家机密案辩护的律师关安平,青年时代由于家庭出身和其它偶然原因未能实现入党愿望,后来他觉得:"我不太适合走仕途,我适合走专业的研究道路。这样我写东西就可以没有太多顾虑,讲话也可以遵循学科的意见。我写的东西有价值能造福于社会就够了。"但他也希望法律工作者在政治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不仅是维护当事人和民众的权益,也是维护自己作为律师的权益。此外他认为,律师从政,可以提高政府的管理素质和决策水平。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wmfrIfgrqt0I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