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0日

17大前中国异议人士频遭“和谐”

在中共17大召开前夕,北京市委书记刘琪再次表示,要保证社会的安全与稳定,给17大创造良好的社会氛围。然而保持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对很多异议人士而言则意味着行动自由受到更大的限制,甚至人身安全也遭到威胁。例如9月底,北京的维权律师李和平就遭到了绑架以及严重殴打。

9月29日下午5点半左右,当律师李和平离开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律师事务所准备回家时,被几个不明身份者劫上了一辆没有牌照的汽车。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李和平说:"他们把我夹在当中,把我的手反剪起来,我的头被按得很低。车开出去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然后他们把我从车里拉出来。我感觉他们把我带到了一个地下室。后来他们摘下蒙在我头上的布,开始用高压电棍殴打我,浑身上下都被电棍电过了。他们最主要的诉求就是让我们离开北京,不要在北京再做律师了。"

除了受到殴打以及人格侮辱,李和平的手机卡、装有多年重要资料的笔记本硬盘、移动硬盘,以及律师证、护照全部丢失。在经历过这一切李和平说:"任何时候我都不想用激烈的言辞谴责他们,骂他们。但是他们确实是很过底线,很过分。这些人好像对我很恐惧,很不信任,恨不得钻到我脑子里去看一看,我到底在想什么。"

李和平表示,由于没看到任何能够证明凶手身份的东西,因此也不愿对任何人进行怀疑。不过他透露,此前公安部国内政治保卫局曾经要求他离开北京,由于李和平没有离开,因此他的身边开始有警察进行跟踪。而当他被绑架时,跟踪的警察恰好借故离开了。李和平说:"他(警察)说他看到我被拉到车上去,后来车开走了。他说我没回来,他就回派出所呆到7点钟。平时国保局不知道我们上哪去了,肯定很着急,到处找。这次我没有发现他们有这个行动。"

虽然李和平表示不愿对凶手的身份进行猜测,但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则确信,这一事件是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所为。胡佳认为:"他们(国家安全局)是找准了目标的。尽管李和平个人性格很低调,但他涉足的维权案件都是蛮有影响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一直是高志晟律师的支持者,他很关注高智晟律师及其家人的情况。中国政府对这方面的事情非常记恨,他们需要用一些方法来'教训'
李和平律师,同时也是为了在整个维权律师群体中制造恐怖气氛,让维权律师在17大之前保持一个所谓收敛的状态。"

目前胡佳本人的人身自由也受到了限制,住所周围已经有警察看守,除了去超市、医院、或者节假日回家看父母,他平时几乎无法出门。除了少量外国媒体以及外交官,也几乎没有人能够探访胡佳。17大前夕,胡佳感受到的高压比往年更加强烈。他将其称之为"赤色恐怖"。
"许多人被殴打,尤其是那些不为人知的上访者,对他们的手段是非常残酷的。"胡佳还表示,同样在9月29日,维权人士叶国强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刑事拘留。对于17大之后维权人士的处境,胡佳并不乐观。他认为,重要的不是高层人员如何变动而是体制。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wicyIfgrqt0I9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