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7日

专访保时捷总裁魏德金(W.Wiedeking)

谁说高性能,高功率的汽车就一定不利于环保,这一概念将逐渐被淘汰,本届法兰克福国际车展就发出了这样的信号。德国老牌豪华跑车制造商保时捷总裁魏德金自豪地说"由于采用了先进的技术,保时捷跑车在保证高性能的同时,极大减少了废气排放量。保时捷依赖于技术革新,也是德国业内同行的引擎。"
但在有关欧盟委员会计划制定的限制欧盟内部新车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争执议题上,魏德金却公开表示反对,也因此尤为引人关注。

在德国汽车制造业有口皆碑的保时捷总裁魏德金(55岁)是出名的"常胜将军",担任总裁14年,在国际汽车制造业首屈一指。魏德金15岁丧父,是家中长子,那年最小的弟弟年仅两岁。魏德金当时发誓,尽早完成学业,开拓自己的事业。大学求学期间,魏德金就成立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30岁时已赚到一百万。可以说,魏德金的人生旅途带有几分传奇色彩,而经历和感受魏德金则使人了解了笼罩在光环背后的付出和不易。采访魏德金是在本届法兰克福车展前的媒体开放日上,地点是保时捷展台二层的隔离间中。初见魏德金与照片上一模一样。交谈中,他并没有一流的口才,更没有夸夸其谈的炫耀;他熟悉各种数据,对公司的各类产品如数家珍,他显得踌躇满志,也风趣随和,但与其说这位"传奇人物"给我留下了"惊天动地"的印象,不如说,他手下一班人马的办事作风更令我感慨。无论国际公关部,还是负责对外提供图片的工作人员,似乎人人都有决策权,办事效率之高在我接触过的公司中堪称第一。于是我不由得想到:难怪会有强将手下无弱兵一说。

环保节能保时捷

德国之声:本届法兰克福车展的口号是"体验未来",请问保时捷能带给人们哪些新的体验?
魏德金:保时捷每年都推出现代化的新款车型。一方面我们注重驾车人的乐趣,舒适度等,另一方面我们也十分注重环保议题。本届车展上,我们展出了我们的新款车911系列GT2。我们的敞篷车Turbo
480PS自一个星期来已进入市场。您还能看到卡宴系列中的GTS车型,非常运动型,新车性能和耗能值都有所改进。另外,我们还带来了一辆预示未来的新车模型-卡宴敞篷车,采用混合动力系统,以每100公里耗能量低于9升为理想目标,这款新车极具前瞻性。

德国之声:在车展开幕前有关欧盟委员会计划制定的限制欧盟内部新车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争执变得激烈起来,您带头公开反对欧盟委员会制定统一二氧化碳排放量上限的计划。您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吗?

魏德金:我认为,首先,汽车工业并不是最大的二氧化碳制造者,尽管它总是背着这个恶名。比如德国轿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不足12%。在过去数年,数十年中,我们始终致力于环保议题。从1970年到2006年,德国汽车的废气排放量减少了98%以上。在过去的15年里,保时捷车款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年都减少1,7%。在未来的几年里,我们会继续通过采用现代化的驱动装置和各种与汽车有关的最新方案继续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我认为,汽车工业其实并不像其名声那么糟糕,现在的讨论没有切中要害,汽车工业之所有背上了这个黑锅,我个人认为,与部分人的嫉妒心理有关。至少我个人认为,德国汽车制造商,包括奥迪、奔驰、宝马在内,都应迎对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挑战,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将最新解决方案推向市场。

德国之声:但人们如何将环保节能与大功率的保时捷跑车联在一起?高功率,搞性能又如何做到省油节能?

魏德金:由于实施了全面的技术革新,保时捷跑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单位马力中最低的。也就是说,我们已采用了先进的技术,使我们在保持产品高性能的同时减少废气排放量。如果中低档汽车采用我们的先进技术的话,那么也会明显降低废气排放量的。这也是德国高档汽车制造商的战略。我们花巨资研发新的技术,之后将这一技术向中低档汽车推广使用,从而带动整个德国汽车制造工业的技术革新。

为科研不惜投巨资

德国之声:保时捷是德国规模最小的汽车制造商,但却是全世界获取利润最为丰厚的企业。请问,这么小的企业每年用于科研的比例究竟有多大呢?

魏德金:我们每年用于科研的资金占公司总营业额的至少10%以上,甚至可以说远远大于这个数字。也许没有一家汽车制造商像我们这样为科研投入这么多的经费。保时捷依赖于革新技术、环保、高安全性能以及驾车时的舒适和乐趣等等。总之我们为未来的投资比例远远大于其它企业。

德国之声:尽管德国是一个出口大国,但国内居民的购买力却始终不振。怎样才能激活国内市场?您如何看待联邦政府正在酝酿中的为居民购买废气排放量低的新车提供税收优惠的方案?

魏德金:我们不反对这一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为目的的计划,如果这是联邦政府的决定的话。但绝不能以此为借口提高税率。说句实话,尽管总有不少人对汽车工业指指点点,但每个国家的预算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汽车工业。汽车工业对一个国家的总体预算来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至于激活国内市场,我认为,首先要创造安定局面,经济金融市场的动荡会妨碍居民对未来进行投资。目前,国内还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否则居民不会安心投资。

国家应担负起某种保护责任

德国之声:既然谈到国家,我还想提一个问题。您如何看待联邦政府正在讨论中的通过国家立法保护本国企业不被外来者敌意收购的考量?

魏德金:您指的是目前正在讨论中的国家立法一事吧?!在全世界,不少国家都试图控制自己的重点工业,比如美国就重点保护自己的军备工业,报社,出版社等也同样是美国的重点保护对象。我不知道,亚洲国家在这方面如何。欧洲到目前为止没有这样的法律保障。我猜想,亚洲国家一定会有自己的重点保护工业的。国家应担负起某种保护本国利益的责任。但作为自由社会也必须确保自由资金的流动。所以人们要掌握分寸,知道哪些是行不通的,哪些是可行的。

德国之声:尽管您是世界汽车企业中担任总裁任期最长的一位,业绩辉煌,但您从未担心过您的企业会也有可能被其它企业并购吗?

魏德金:我之所以从没有这方面的顾虑,是因为我知道,保时捷公司的业主波尔舍(Porsche)和皮尔西(Piercy)都坚持保持企业的传统,他们拥有公司的普通股,也因此拥有唯一的决策权。资本市场上的其它股东都没有决策权。只要企业盈利大,我认为公司普通股的持有人是不会考虑出售自己的公司的。

保时捷与大众

德国之声:说到保时捷和德国大众公司,两家企业间的关系一直是人们的关心内容,您能否具体地谈谈?

魏德金:保时捷员工在近几年里干得非常卖力,所以我们出资购买了大众公司31%的普通股。

德国之声:保时捷公司的创建人也是大众公司的创建人?!

魏德金:可以这么说,没有保时捷,就没有大众甲壳虫。两家企业的确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出资购买大众的股票。当时大众股走低,所以我们决定趁机大量买进。Porsche和Piercy家族成员各拥有保时捷50%的普通股。他们都在保时捷企业的监事会和企业职工大会中任职,可以随时与总裁进行沟通和意见交流。

制胜法宝

德国之声:您于92、93年担任保时捷总裁,那时,保时捷陷深陷危机之中,可以说被判了死刑。但您不仅挽救了企业,还一连10多年连创新高。您能否透露您的制胜法宝?

魏德金:在世界汽车制造业,我想,我确实是担任总裁时间最长的一位。我认为,连惯性非常重要。我也非常注重保留自己的干将。因为尽管谁都难免犯错误,但人们大多不会重犯同样的错误。另外,他们熟悉自己的企业,也知道企业的发展方向。比如美国的企业经理常常像走马灯一样,没完没了地换。他们只管作出一项决定,但对决定的后果却不承担任何责任。我则不然,我对自己所作出的每一项决定都承担责任。我甚至认为,持惯性-这一成功经验具有普遍意义。

德国之声:在这一点上我不完全赞同您的观点,如果遇到糟糕的领导,他又长期大权在握,那职工们不是要长期倒霉下去。

魏德金:如果领导无业绩可言的话,就把他扔出去嘛。

全力工作,享受奢华

德国之声:到目前为止,我们只谈了您人生中闪光的一面,难道您从未感到有什么缺憾吗?
魏德金:您指的是我的私生活吗?

德国之声:我是泛泛所指。

魏德金:哈!在个人生活上,我的确有很多遗憾,很多要做的事情都没有做,因为我太投入工作了。不过,我是个工作狂,乐此不疲。我认为我的工作成绩还算拿得出手。

德国之声:您被视为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德国企业家,您还曾当选某一年度的德国最佳企业家。请问,社会责任感对一个企业的总裁来说有多重要?

魏德金:企业的成就也意味着让每一位职工共同分享。因为每日勤苦作业的是厂里的男男女女。所以我认为非常重要的是让每一位工人分享利益。我本人则为保时捷职工享受高于同行企业的待遇感到自豪。

德国之声:您曾说过奢侈是一种文化,奢侈不会从天而降,人们要为奢侈付出辛苦的努力。保时捷则一向被人们视为"富人炫耀的专宠",对此,您个人有怎样的解读?

魏德金:奢侈不是恩赐和馈赠。我认为,想过奢华生活的人必须付出艰苦的努力。除非有人获得了遗产,但世上很少有人能够获得丰厚的遗产,靠遗产过上奢华的生活。在当今社会,最美好的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财富。我很投入工作,但也享受一定程度的奢华。不过,目前对我来说最大的奢侈是业余时间。

看好中国市场

德国之声:保时捷从2001年起进入中国市场,在许多城市建立了自己的销售中心,您对保时捷在中国的业务进展情况感到满意吗?

魏德金:我必须说,我十分欣赏中国同事们的干劲和工作速度。我认为,我们的中国伙伴和工作人员到目前为止都干得非常出色。我们认为,我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我们在中国建立了多个运作有效的保时捷中心,为我们的客户提供咨询和维修服务。但我们也认为,我们在中国的业务尚有待于进一步拓展,我们还计划在中国增建更多的保时捷中心。从总体上来看,中国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市场。但我们是一个很小的跑车制造商,我们不可能在所有国家进行生产,我们的产品一律是德国制造的。

德国之声:请问,面对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贵公司制定了怎样的与之共进的战略?

魏德金:我们的中国战略是:我们要告诉中国客户,我们的产品是世界汽车制造业中最优秀的。比如我们的卡宴系列就是同档车中的最佳产品,我们的跑车也为开车族带来很多乐趣。我认为,我们在中国拥有广大的顾客群,我们要加以开发利用。

德国之声:但您不曾想过,中国的高速公路远没有达到德国的水平?保时捷的跑车也许根本就跑不开?

魏德金:我认为,您低估了您的国家。就我所知,贵国目前建起的高速公路中有些会令我们感到吃惊。我必须承认,中国的发展实在令人惊叹。

德国之声:您看重的是中国的哪些消费群体?

魏德金:我们在中国的顾客群体是成功的企业家、那些有强烈愿望获得成功一族,他们处于生活和事业的巅峰,也乐于享受生活,喜欢豪华和美好。

德国之声:您是否在德国和中国客户群体间做过比较,两国的顾客群体有什么异同?

魏德金:我认为,德中两国的顾客群体是一样的。世界各地的保时捷顾客群体都是一样的。他们有心取得成绩,非常自信,偏爱奢华和特殊。

人生格言-没有风险就没有快乐

德国之声:我看不一定?!请问,您平时开什么车?

魏德金:您不赞同我的观点吗?我平时开的是一辆911系列的敞篷跑车Turbo。我每天开这辆车上班。早晨,当我开车去公司上班时,我心中总是充满了喜悦。

德国之声:那么保时捷总裁在工作之余有哪些爱好?他还有真正意义上的业余时间吗?

魏德金:当然了,有时我也会有自己的休息时间。比如上周6,我就开着我的拖拉机将收获的土豆运来,展台上为顾客们提供的土豆色拉是用我的土豆做的。这是保时捷送给大家的礼物。

德国之声:您是一位擅长和迷恋技术的人,您也曾一再表示,您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使您不断取得业绩上。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在日常生活中您是一位非常枯燥无趣的人?

魏德金:这个问题,您得问我周围的人了。正是由于我的业余时间很少,所以我会干些我特别喜欢干的事情。

德国之声:您指的是您的地下工具室吗?

魏德金:我的地下工具室也许是世界上最好的,我搜集了各种各样的工具,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另外,我也去听音乐会,我会利用我有限的业余时间,充分享受。如果参加聚会,我常常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人。可惜,这样的时候太少了。

德国之声:您了解中国吗?

魏德金:我对中国的了解还不能达到与您辩论保时捷在中国的客户究竟与德国有哪些不同的地步。

德国之声:采访到此结束,最后一个问题是您的生活格言是什么?

魏德金:没有风险就没有乐趣!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wa3hIfgrqt0I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