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2日

德国左派党,西行路漫漫

德国左派党的根据地主要是在德国东部,他们希望能赢得德国西部选民中的"穷苦百姓"。至少现在看来,他们"宁要主义真",也不愿意为了联合执政而放弃自己的主张。

今年六月,德国的民社党(PDS)和劳动与社会公正党(WASG)党正式作为一个政党成立,名字就叫左派党。虽然德国东部西部的两股左翼势力在两年
前的大选中就以"左派党"的名字联合竞选,但是直到今年五月两党党员才通过投票决定合而为一。合并后的左派党有党员7万人,其中6万人生活在德国东部。
2005年大选时,前社民党主席拉封丹率领左派党赢得了8.7%的选票,成为德国政坛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目前,左翼党在在东部三个州是第二大政治势力,
在柏林州政府还是联合执政党之一。

在八月底一个湿冷的夜晚,德国之声记者访问了一个左派党的基层活动。克雷门斯.多姆宁和卡斯帕尔.绍勒曼来到柏林的一个小学校门前,里面马上就要开
始一个左派党的内部讨论活动。小学校在柏林的维丁街区,这里是典型的西柏林的一个工人街区,也是左派党最有"群众基础"的地方。

绍勒曼今年27岁,身份是大学生。他对德国之声记者说:"我们希望能更多地占领阵地,就是说从德国西部招募更多的党员。"左派党内部对争取什么样的西部群众观点不一,有的主张面向中产阶级、赞同生态保护者和公民权利积极分子,有的主张应更多强调社会福利问题。
左派向何处去?

左派党内部"主义"颇多,从坚决的反战主义、限制商业主义到扩大社会福利制度应"左"尽"左"。左派党会不会为了执政而变得温和些,作出一些妥协?
多姆宁在小学校门口告诉德国之声记者:"当然应该有所妥协和实际一些,但是你不能廉价出卖自己,你必须忠实于自己的原则和学会说不。"

绍勒曼补充说:"你不必非得参加执政联盟才能施加影响。我的感觉是与社民党联合执政会非常困难,因为社民党的政策是大幅度削减社会福利。我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内,左派党会保持一个在野反对党的地位。"

小学校的一个教室里陆续来了大约50人参加讨论,讨论的话题是德国参与阿富汗国际维和部队的问题。主持人说,有德国参加的阿富汗维和使命并不成功,
甚至还是帮了倒忙。话题还自然包括批评他们的对手社民党削减社会福利的政策,发言人指责前总理施罗德执政时的社民党破坏了德国的福利国家体制。多姆宁在发
言时说:"我希望能在这个全球化时代重新回归社会公平。现在,有人不得不为了生存而拿少得近乎是丑闻的工资,这简直是一种新的奴隶制。"绍勒曼则说:"国
家必须要重新担当起积极干预经济的责任,不能让国家再继续受院外利益的操纵。你不可能在奢侈的自助餐晚会上接触到拿社会救济的穷人,我们想让社会弱势成员
能够参与社会生活。"

左派与社民党相争,基民盟得利

对于大多数西部的德国人来说,左派党是两德统一后德东那些对统一的后果失望的人。但是,人们也看到,左派党也开始越来越吸引那些德国西部的贫穷阶层,从社民党的左翼阵营拉走一些选民。

柏林自由大学政治学教授、政党研究专家奥斯卡.内德迈尔说:"左派党将会坚持自己的路线,在有关社会福利的讨论上把自己展示为一个偏左的可选政党。他们会继续将所有其它政党都斥责为搞新自由主义。"

对于社民党来说,左派党的出现是一个不小的威胁。社民党自从与保守的基民盟组成大联合政府以来,其声望一直在走下坡路,而与左派党的联合也希望十分渺茫,因为两党的纲领上的鸿沟太宽了,而且现在的社民党领导人对左派党领袖拉封丹恨之入骨,势不两立。

目前,左派党内还没有谁想到要与社民党捐弃前嫌,共建政治未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左派党的兴起其实是帮了保守的基民盟的忙。内德迈尔说:"社民党
断绝了与另外一个潜在的伙伴联盟的机会,这在短期内对基民盟和基社盟是十分有利的。但是,中长期来看,这一局面可能会有所改变。"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w7izIfgrqt0I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