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2日

中国认识到某些问题是无法回避的

得知德国总理默克尔本周末将在总理府接见达赖喇嘛的消息后,中国外交部立即召见了德国驻华大使。中国政府将达赖喇嘛视为叛徒和分裂分子。黑森州州长科赫与达赖的私人交往已有多年,基民盟籍的科赫一再呼吁西方应在西藏问题上与北京开诚布公。但西方政治家怎样才能推动西藏人权的改善,又不激怒中国领导层呢?以下是记者对科赫的采访记录。

问:您在促成默克尔会见达赖这件事上起了多大的作用?

科赫:我协助达赖喇嘛的代表与默克尔总理的代表取得了联系。我也同默克尔总理讨论过这件事。默克尔女士还是反对党领导人的时候就曾接见过达赖喇嘛。我很高兴看到,她成为总理后依然延续自己的信条,没有改变原有的立场。默克尔女士与达赖喇嘛是老相识,这次他们将再次会面,仅此而已。

您与达赖喇嘛是多年的朋友。您认为他首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宗教领袖,还是西藏自由的象征?

对我来说,达赖喇嘛的意义首先并不是宗教领袖,我和他交往这么长时间,并没有试图互相传教。我是天主教徒,他是佛教徒,我想我们会继续这样作朋友。达赖喇嘛对我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是,他代表的西藏民族,决心在他带领下用和平的方式为保持本民族的文化传统而斗争。

世界上有许多民族解放运动,有无数流血暴力和死亡。而我们不能因为西藏选择了非暴力,就忽略他们的声音。我们有义务表明立场,这并不意味着与中国为敌。因为达赖喇嘛并不象50年代那样要求恢复西藏的独立主权。他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他说,我希望中国宪法所规定的宗教和民族自决能得到落实。但事实并非如此。人们需要为此斗争,作为西方我们应该传达一个信号,即自由世界在关注西藏,这对中国也是公平的。

您一再要求在西藏问题上同中国政府打开窗户说亮话。西方国家在多大程度上能做到坦率呢?

我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大家是知道的。我曾有机会受到中国政府的邀请到西藏访问。这说明,这样的对话是可能的。尽管中国政府希望最好不要谈及这个话题,但现在至少作出了务实的回应,因为他们认识到某些问题是无法回避的。这些问题西方提得越少,中国政治领导层中传统的部分就越满意。而提得越多,中国领导层就越能意识到有必要寻找解决途径,使双方的利益都得到尊重,一方面是中国的主权,一方面是西藏的文化和传统。

今年夏天您到过西藏,并同中国官员会谈。当时是否有机会和藏人交谈,还是说,他们都是事先挑选出来的。

这样的事情上不能抱有幻想。中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而是中央政府集权管理的,民众很大程度上受到监控。前联邦议会副主席弗尔莫女士曾对我说,到西藏去,看比听重要,要通过观察做出判断。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但积极的讨论和对话仍然很重要,这对中国体制内部希望对话合作的人是一种支持。我们最终有两个目标,一是同中国发展良好的经济关系,另一方面我们对人权和民族自决权利的认同不能因此被抹煞。在这个矛盾中找到平衡不是不可能的,当然这很困难,对中国方面也是如此,但我们不能放弃。

有人说,为了不使经济关系受影响,在西藏问题上态度不能过于激烈。您对这样的说法怎么看?

我的经验是,中国人对面子的顾及也包含了这样一个方面,他们尊重那些不为一时的表面利益而掩盖自己真实想法的人,那些开诚布公的人。布什总统经常接见达赖喇嘛,但中国和美国照样做生意,只要这对自己有利,跟德国也一样。在对我们有利的时候我们也应该同中国人做生意。但不应该对我们这个社会的基本价值遮遮掩掩,这对双方都更危险。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wbshIfgrqt0I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