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0日

如何处理前东德国安部遗产?

前东德秘密情报机构??国家安全部留下的遗产是6百万份档案和8座围在高墙之中的审讯监狱。如何处理这笔遗产、清算国安部的罪行,以及人们应该怎样纪念当
年的牺牲者,这是自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德国居民热烈讨论的话题。今年7月,德国文化国务部长诺伊曼提出建造一个新的纪念馆的方案。该方案要求,在与
前东德国安部遗产打交道方面亟待作出根本的改变。那么,相关机构对此方案意见如何?

"我们先看看,旁边的这个房间是否也对参观者开放,然后我们再进去。"在前东德国家安全部位于柏林霍恩施豪森审讯监狱里,25名参观者跟随哈利-圣
托斯走在监狱中铺着油毡的地面上。一组学生们挤在圣托斯的身后,走进了漆黑一片的牢房囚室里。哈利-圣托斯曾在这里被关押了一年。

"这里就象太平间一样。与外界没有一点联系。被关押在这里的人不知道身在何处。春天,夏天,这里热极了,其他的人可以去度假,但你们却被无辜地关在
这里。"圣托斯当年的犯罪行为是:他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想离开前东德,谁知,有人将圣托斯的想法汇报给了国家安全部。圣托斯向来自德国和全世界的中小学
生以及参观者们讲述他当年的狱中生活。纪念馆馆长克纳博表示,今年已有20万人到此参观,这一数字令人满意。

"但这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在弗赖堡、奥尔登堡和开姆尼茨等地,人们几乎已感受不到这段历史的存在。诸如此类的地方还有很多。我们必须保留这些历史见证,并且对外界开放,便于参观者参观。"

然而,德国文化国务部长诺伊曼只要求增加对柏林纪念馆的资助,克纳博认为,这是远远不够的。其他的东部联邦州也需要有地方记录前东德国家安全部的罪
行。此外,克纳博还要求,为相关科研人员和专家们查阅资料提供方便。"许多机构需要等上数年时间,才能获得想要的档案。我们也不例外,因为我们很难搞到关
押在这里的囚犯的档案。这种局面亟待改进。为此,必须为有关人员查阅资料提供方便。"

德国文化国务部长诺伊曼愿将这些国家安全部的档案尽早汇入国家档案馆和州档案馆中。这些档案目前由所谓的"比尔特乐"机构管理。其负责人比尔特乐女
士对诺伊曼的计划表示反对。联邦档案馆更不容易方便人们的查阅。比尔特乐表示,前东德国家安全部的罪行尚有待于进一步的澄清,至少到2019年,相关机构
才能完成这项工作。"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做得还很不够。如果我们能调动所有力量,我将非常高兴,即便我们将处理前东德国家安全部基金会、州里的各中心、
私人团体以及我们的力量加在一起,也难以胜任这项繁杂的工作。所以我认为,因为一个单位负责此事,其他机构就得放权的说法是不负责任的。我们需要更多人参
与,需要加强清算历史的力度。"

曾被前东德国安部关入监狱的哈利-圣托斯也希望,德国的中小学生们将来不只在霍恩施豪森的监狱中获知国安部的罪行。只有在前东德的历史被详细地写入
历史教科书中时,建立纪念馆的方案才会有实际意义。如同圣托斯所说,届时他或许会遇到一组中小学生,他们知道,埃里希-米尔克不是前东德的足球运动员,而
是当年国家安全部的重要负责人之一。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wbexIfgrqt0Ib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