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4日

默克尔在德中紧张空气中会晤达赖喇嘛

德国总理默克尔周日坚持在总理府会晤达赖喇嘛,引起中国方面强烈反应,德国司法部长参加的一次两国法制国家对话被临时取消,中国网站上骂默克尔的网民言论
也放松了管制。此间有媒体说德中关系陷入了危机。但默克尔的行为在德国则受到几乎所有党派的赞扬。这次会晤会带来什么呢?德国之声记者报导与分析如下。

周日的会晤和中国的反应

9月23日中午,达赖喇嘛已在黑森州州长、他的老朋友科赫陪同下抵达柏林。下午他与默克尔总理会晤。达赖和科赫走进总理府时,门前聚集了好几百好奇的民众和记者。德国媒体强调道,这是第一个德国总理在总理府会晤达赖喇嘛。

默克尔要会晤达赖喇嘛的消息刚公布,中国外交部就召见了8月29日刚递交国书上任的德国驻中国大使施明贤。周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北京新闻会
上说:"我们希望德国中国政府在达赖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的。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西藏事务是中国的内政。达赖不是单纯的宗教人士,而是披着宗教的外
衣,长期从事分裂祖国活动、破坏民族团结的政治流亡者。中方一贯坚决反对任何国家的官方人士以任何名义和形式与达赖接触。"

周日,德国各媒体报导,在默克尔会晤达赖前夕,中国宣布取消原定周日开始的、有德国司法部长齐普里斯和中国高级代表参加的慕尼黑两国司法对话。中方说是"出于技术原因。"

明镜周刊在线说因而出现了"中国和德国之间的严重危机"。德新社说:为了与达赖喇嘛会晤,安吉拉.默克尔总理冒了"德中关系出现高度紧张"的风险。

德新社驻北京记者发回的报导说,中国的抗议第一眼看上去"不象想象中那么激烈",但中国关于这个行为将损害中德关系的警告却"让德国外交官和经济界代表们紧张",不知道接下来北京会做些什么。

该记者还说,中国的网上论坛出现了指责默克尔在"玩火"的贴子,该贴子说:"她不懂今天的中国"。这个发贴人要求网管不要删这个贴子。记者认为,这表明发这样的贴子的不是第一个,而中国的网管人原来是一概删除这类贴子的,但现在放宽了管制。

达赖、科赫等人的赞扬

周六,达赖喇嘛在黑森州说:"我欣赏默克尔总理为人权问题和宗教自由坚定不移的支持。""我相信她(默克尔)有建立一种真正的友谊的意愿。"他还表
示,他不相信这次会晤会长期损害中德关系,"中国人只是在试探他们的底线。"他还指责北京政府的"恃权高傲",说北京政府走最简单的路,"那就是压迫。"

达赖的老朋友、黑森州州长兼德国基民盟副主席科赫也在柏林之行前为默克尔会晤达赖辩护:"联邦总理安吉拉.默克尔没有动摇,这很好。我们德国人应该为安吉拉.默克尔给予人权问题这么高的地位,她对全世界明确表明这个态度并按此行动感到高兴和自豪。"

绿党负责人克劳迪亚.罗特也为默克尔讲话,她对德国广播电台说,默克尔的会晤表现了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保护西藏的人权也符合德国的利益。

自民党主席威斯特维勒也表示支持默克尔会晤达赖喇嘛,他说,这表明默克尔和施泰因迈尔政府的外交政策跟施罗德政府"有着良好的不同","不为近视的策略,而为聪明的勇气所左右。"

设在柏林的"德国国际西藏运动组织"(ICT)发表声明说:"今天联邦总理默克尔与达赖喇嘛在总理的的会晤具有很高的象征力量,虽然官方仅仅把这说
成是私下意见交流。德国联邦总理首次与达赖喇嘛会晤是对西藏和达赖喇嘛的一个重要支持。西藏问题只能通过达赖喇嘛和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对话来解决。"

西方领导人会晤达赖进入高峰期

虽然德国联邦总理会晤达赖是第一次,但德国国家领导人这样做几乎可以说是有传统的。德中之间的"达赖风云"主要的有:

1990年,德国当时的总统魏茨泽克在柏林总统府会晤达赖喇嘛。他是西方第一个会晤达赖的国家元首。1995年,德国当时的外交部长金克尔会晤达
赖。中国立即取消了与金克尔的一个日程。1996年,由于亲自民党的瑙曼基金会在波恩举办了一个批评中国的西藏问题会议,中国因此而关闭了该基金会的北京
代表处,到今天为止,自民党一再努力,这个代表处仍然未能重开。1999年,外交部长菲舍尔会晤达赖,他强调道,德国和欧盟所有国家都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
部分,但支持西藏对宗教和文化自治权的要求。也许由于这个讲话含有北京不反对的内容,中国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在国际上,国家领导人会晤达赖的行动还是很多的。美国总统克林顿(1994年)和布什(2001年)都先后把达赖请入白宫。

当然,克林顿、布什和这次默克尔等西方国家领导人都把与达赖会晤的性质说成是"私下"交流意见。

最近,西方领导人会晤达赖似乎有进入高峰期的迹象。就在默克尔之前,9月20日,奥地利总理阿尔弗雷德.古森鲍尔刚会晤了达赖。现在,加拿大总理哈珀也已经表示要在10月会晤达赖。

今后会如何?

默克尔会晤达赖喇嘛,看上去似曾相识,但实际上跟历史上有所区别。可以从三个方面看看这个事件的未来影响。

第一个方面,在德国国内,默克尔此举显然是得分的,从上述各党(包括几个主要在野党)的反应可以看出这一点。默克尔显然是位个人全能得分高手。在今
年她身为主席国领导人的八国峰会、欧盟峰会上,她都得了分,而且是大分;访问中国时,她讲人权,又得了德国媒体的广泛赞扬;现在她会晤达赖喇嘛,已经得到
德国国内普遍好评。即使是热衷于德中经济关系的德国经济界,在这些问题上也只能"表示担忧",没法公开说反对的话。

第二个方面,在德中关系上,毫无疑问,政治关系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至于"危机"之说,可能言过其实。这从中方相对温和的反应就可以看出。即使是取消
法制国家对话,中方也说是"技术原因"。当然,默克尔也不希望把关系搞僵了,所以学习布什等的样子,把会晤性质定为"私下交流意见"。

北京对默克尔的看法进一步恶劣,这是可以断定的。德新社驻北京记者报导道:许多中国人,包括颇有影响的中国前驻德国大使梅兆荣历来对默克尔的对华政策不看好,因为默克尔来自前东德地区,对专制政权有她的历史看法。在梅兆荣等人眼里,现在他们的看法更得到了证实。

中国一位官员日前说,默克尔这次访问中国与温家宝会谈时,温家宝说,不少人说德中关系在默克尔上台后变坏了,他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德中关系还是在发
展,在进步(大意)。这位官员认为,默克尔错误地理解了温家宝总理的话。温家宝实际上是在委婉地批评,否则就根本不会提这个话题。这是用外交辞令来批评。
但默克尔大概以为真的是在赞扬。

为什么默克尔总理对中国的态度跟前任施密特、科尔和施罗德有这么大的区别呢?当然,这里面有个人的因素,德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辜学武、中国前驻德国大
使梅兆荣等人都认为跟默克尔来自德国东部对前独裁政权的看法有关。但应该并非完全是个人因素。有一点也许更重要,即中国的地位发生了质的变化,中国与西方
的关系也因而变化了。在前几任德国总理任上时,中国还是一个高速发展的发展中国家,总体上还是一个弱者,也就是说重要的是通过支持和扶助来共同获益的;而
现在中国质变成了一个各方面的强者,虽然这个强者形象还刚刚开始,但西方已经把它更多地视为对手。与对手之间,是需要经常针锋相对的。这一年来,各方面对
中国的态度,包括玩具,黑客事件,等等,都可以看到这种新的关系的形成,并非仅仅在德中之间。也许在许多政治家心里还是一种潜意识的东西,但实际上这种关
系确实是变化了的。对一个强者示弱,或过分地示好,容易失去国内民心。

西方各国领导人中为什么忽然出现达赖喇嘛热呢?这里面固然有达赖跟中国的谈判最近破裂的因素在内,但深思一下,会发现并非仅仅如此,这似乎是一个对
抗系列片中的一集。也就是说,现在可以说是处于中国与西方关系转折的微妙阶段,很容易情绪化,而且情绪化已经存在。无论对西方各国来说,还是对中国来说,
都需要一种空前的技巧来处理外交问题。软硬之间,是很难掌握的,对今后的世界外交关系却又是有着重大关联的。

第三个方面,达赖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关系,是否会通过奥地利、德国和加拿大三位总理的会晤和西方其它国家的做法与压力而有所转变呢?

应该说,如果把这些会晤理解成压力,可能会适得其反。中国政府喜欢强调,不会为任何人所左右。比如在汇率问题上。但也正是在汇率问题上,可以看到中国政府正在变得越来越灵活。

实际上,现在的中国政府比文革期间的中国政府聪明多了。综观这十、二十年来的中国外交,可以发现,中国领导人现在首先考虑的是自身的利益,并没有一
味的强硬,有时候还十分的灵活。在西藏问题上,在与梵蒂冈关系问题上,在汇率问题上,都没有把门关死,经常有些动作。现在的西藏问题似乎僵在达赖提出的大
藏区问题。现在中国的言辞很激烈,把达赖定性为分裂分子。但是,达赖喇嘛的态度也是比较灵活的,他也已经反复表示过不求独立了,而且他想在有生之年返回西
藏的愿望是强烈的。假如达赖喇嘛再灵活一些,中国也应该会灵活一些。中国与达赖的谈判应该不会不再进行.要有重大突破谈何容易,但哪一天如果重新开谈,那
也并不奇怪。而且,重新开谈也会让中国得分,尤其在对抗情绪普遍比较严重的今天,或者明天。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wcikIfgrqt0I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