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6日

清明民间悼念赵紫阳遭打压 

清明节期间,祭奠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活动再度遭打压,准备前往赵家甚至天安门广场致意的民主人权人士遭到公安国保的阻挠、询问、甚至拘禁。有评论认为大局依然恐惧六四回忆以及党内改革力量。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四月五日清明节,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前往位于富强胡同的赵紫阳故居拜祭,并献上代表六四的六朵黄花四朵白花。然而一离开,就被大批公安强行抓到派出所,讯问近五个小时。记者致电时他刚回到家:"三十多个警察两个胡同口都有警察、便衣和国保,把我团团围住,就给押到(中华门)派出所,进行讯问,要我谈谈经过。我说他家大门永远敞开,欢迎各界人士,不管是谁都可以去祭奠他。他起码是前中共总书记,今天又是清明节。他要让我签字什么的,我说没必要。最后又回到我管区派出所,又派了个警察做笔录,问我事先和谁联系了。我说这还要什么联系么?我门该来的就来了。因为清明节我应该到这里来。我要到广场或是纪念碑前,也应该纪念他老人家,不管是谁题词,那是人民的纪念碑。"

而另一位院打算前往祭奠的北京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则是一出门就被国保拦截了:"我这边的警察说早上六点钟就到这里了,说受到北京国保总队的命令,到这里布控,而且他们表达得很明确,他说今天需要限制你行动自由,你也不能见任何人。他说你心里明白我们心里也明白,你肯定是什么事情给我们上头知道了。我跟他说我年年的今天都会纪念赵紫阳先生和六四的死难者 。他说这个我改变不了你,但是今天你是不可能进城的。 "

另外,原打算在清明节当日与一些朋友到赵家祭奠,然后到天安门英雄纪念碑致敬的前北京市警察李金平,则在清明前一天就被国保带走,直到星期四晚上仍未获释回家。他的母亲对记者说:"带走了昨天。(知道带哪里去了?)不知道。(什么理由?)没理由。(没有手续么?)没有,哪回都这样,这不清明了么,定了他们那帮人到紫阳家去,之后再去天安门广场。"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因八九年六四期间反对军事镇压学生,被迫辞职,同时遭当局软禁在家十六年,直到他零五年去世。

胡佳认为这显示了当局依然恐惧民间对六四的回忆以及党内的改革力量:"当局这种反应近乎神经质,他们怕所有不同的声音,怕所有民间自发组织的活动。招工这件事情因为直接牵扯到六四,而且他代表党内进步的力量,对共产党而言也是令他们非常恐慌的,起码在象征意义上一定要制止住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是共产党一个不能揭开的伤疤。而且赵紫阳先生作为那个时代的领导人,代表的那种良知的力量,在共产党员中是十分稀少的,是凤毛麟角的,而且他为此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共产党决意要让这样有代表性的人物淡出公众视野,在历史中被洗刷掉。 "

今年已是赵紫阳去世的第三年,然而在他的忌日以及清明,当局过敏的反应却至今没有改变。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星期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虽然至今当局没有改变对父亲的定论,但她相信这一天定会到来:"大家都知道这是早晚的事情,所以已经不是期望他们(当局)会怎么样,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