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6日

陆川谈南京大屠杀:尊重历史,重建桥梁

2007年是中日关系敏感而关键的一年。卢沟桥事变70周年、中日邦交正常化35周年和"南京大屠杀"70周年忌将先后来临,国际知名导演也纷纷将目光投
向发生在前国民政府首都的这场屠城悲剧。直到今天,历史尘埃依然隔断着中日官员、学者以及民众对于一些问题的理解。然而,还原真相需要勇气。"阻力是巨大
的,"筹拍《南京!南京!》一片的中国新锐导演陆川为此接受了德国之声记者亚思明的访谈。

德国之声:陆川你好,目前你正在筹划拍摄的《南京!南京!》最新进展如何?还处于修改剧本阶段吗?

陆川:的确是在修改剧本。但我想,拍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或者说,已经进入开拍倒计时。

那么,已经批准立项了吗?

立项没有完全拿到。我们这次比较复杂,获得的是一个"准予筹拍"的东西,但开机还要特别许可。他们对剧本提出了一些要求,还要求我们修改剧本。

什么原因呢?

嗯,怎么说呢,一些老干部、老专家号称对这剧本有些想法呗。

认为不符合历史?

不是不符合历史,他们觉得太尖锐了吧。

太尖锐了?是不是有一种担心,害怕会激化中国和日本之间的矛盾?

的确。另外他们还提出了一些关于主旋律的想法。认为这部片子除了反映屠杀,还应该反映抗争啊等等一些东西。

那你本人对这部电影有一种什么样的期许?你希望拍成一部什么样的片子,带给人一种什么样的感动?

我想首先是要真实反映这段人类历史上的灾难。因为到目前为止,真正能把这件事儿讲明白的电影其实并不多。包括那些纪录片,我觉得它们都没有完全讲出真相。

什么叫真相呢?这段历史你从何得知?

这段历史其实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据我的研究。比如,中国军队到底为什么失败,人道灾难是怎么发生的等等。目前所有拍过的这一题材的片子都没有从一种比较客观、科学的角度来讲这件事。照我来看拍得比较简单了一些。

那现在已经拍完的美国的纪录片,你有没有看过?感觉如何?

我看过。还是在单纯地讲一些现象。屠杀是一种现象,它不是原因。

那你拍这部电影的目的是为了挖掘能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

对。而且我希望它能对现在的人类社会有所帮助。就是能挖掘这种屠杀现象背后的本质,发现人类战争行为是否有共通的东西。这要比光去谈论70年前的屠杀更有现实意义??我个人觉得。

从你个人的角度来讲,你是怎样看待人类历史上的这场悲剧?你认为当年日军在南京所作的暴行是可以让人理喻的吗?

当然不是。但从行为模式上来说,是可以分析出一定的规律性。每一场屠杀背后都有一种相类同的规律,比如暴力的无限制扩大等等。也就是说,日本人70
年前对南京军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一种孤立的行为。在人类战争史上,实际上能够发现很多很多类似的屠城的行为,不仅仅是在南京。其实我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
很想把整个南京大屠杀的形成、真正的动因,当然要从政治、军事的角度说清楚,但同时很重要的就是要从人类学的角度去分析,这样的一场人性的灾难是怎样逐渐
形成的。我这部电影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是普通的一个日本士兵,我会跟随他的目光走进这场战争。你接触过日本人吗?

是的。我在德国留学的时候曾经有过日本同学。

我们现在摄制组所在的位置就是北京的一个日本人聚集区。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让我的助手们能够近距离地了解日本人,不要去把日本人概念化。实际上日本人在
日常生活当中是非常有礼貌,非常有秩序的一伙人。他们其实在70年前也是类似的一些人,并没有太多改变。但是就是这帮人,平常见面鞠躬要鞠100多回的一
帮人,为什么会在另外一个国家干下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要去讨论的一个话题。我觉得现在所有的这些拍南京的东西都是现象。没有深
入到人类行为当中去分析,战争是怎么异化了一个人的人性。如果能够把它讨论清楚,其实是有现实意义的。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美国兵会在伊拉克屠杀百姓,或
者在越南战场上发生过很多类似的人道灾难。所以我在想,人类灵魂当中是否有一些极端邪恶的东西,它在战场上是可以被激发出来?就是那种原始的兽性,还有对
女性的攻击。当人类社会的规则荡然无存的时候,当你在战场上获得无限制的一种权力的时候,你的个体行为是不是会发生转变?这其实是我想在《南京!南京!》
这部电影中去讨论的东西。

你认为这种问题是可以做出解释的?

我不一定能做出解释,但我希望观众去思考。对我来说,必须要让电影走上这条道路,才是一部有意义的电影。首先我要对历史做一番梳理。其次,这场人性
的灾难是怎样在一个城市蔓延开的?我希望我也能做一个说明。对于中国人这边,我想说的是中国人的拯救与自我拯救。我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全景式地去展现这场
灾难,然后在灾难中间去展现人性。
这部电影中是不是还有一个慰安妇的角色?

有中国慰安妇,也有日本慰安妇。当时有很多日本妇女是自愿随军的,我也想表现这一部分的东西。

前不久,日本政府还否认当年曾经强征亚洲妇女充当慰安妇,认为缺乏确凿的证据。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这不是缺乏证据,而是愿不愿意去面对证据的一个问题。现在中国活着的慰安妇都能够找到很多,当然,每天都会有人死去。现在变成了要抢救证据。但是这
些人都留下了口述实录、文字材料,甚至图片。这一点让我觉得日本这个政府缺乏勇气。我很希望这部电影做成之后能在日本公映。并不是要激起仇恨,而是要在尊
重历史的前提下重新建起一个相互沟通的渠道和桥梁。这是我的一个最大的愿望。

你本人对于日本这个国家并没有反感的情绪?

我的感觉是中性的。我其实还是有一些日本朋友的。而且我的剧组里边还有一些日本的工作人员。

那你有没有跟他们谈起过二战历史?

有啊。我们天天聊这些事儿。他们一开始不太理解我的看法,但是当我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史料之后,他们觉得我是对的。比如我的副导演就是一个日本人,他对南京大屠杀完全不了解。但是当他看过史料之后,就会知道这是真事,觉得这个电影是值得要去拍的。所以他现在就帮我工作。

所以你认为现在日本大部分民众的意识是受到了政府,或者一些右翼政客的蒙蔽。

他们可能都不知道有这事儿??我个人觉得。真的。我去日本选演员,好多日本人都问我,你拍这个干吗呀,这事儿存在吗?后来我带了一些资料让他们看,照片啊,图册啊,包括一些他们自己老兵的日记。后来他们就明白了,突然了解这件事对于中国人内心的伤害原来是巨大的。

那你认为,你这部片子到时候能够进入日本市场吗?

我争取。我在争取,但我并不知道答案。其实我并不仇视日本人。我做这件事的目的是想让日本人了解过去发生过什么。我也很希望,中日两国不要再为这些事情费口舌了。中国人以为日本人是在抵赖,但其实很多日本人完全不知道真相。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因为你这部片子涉及到一些细节,比方说慰安妇问题或者一些大屠杀场景,也会引发中国官方的一些顾虑。

其实我现在已经遇到了这些障碍。为什么立项这么困难?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发现阻力是来源于各个方面。

现在的阻力比你当时预想的还要大吧?

巨大,完全大,大得一塌糊涂。

但是你还是会顶住压力,坚持下来?

我肯定会把它做完。

会不会因此而放弃一些原本的初衷或者原则?

不会吧。至少拍成自己想要的一个版本。

我听说你之所以去拍这个题材,一开始是因为美国人来找你。但是因为你想拍一部中国人自己的片子,所以拒绝了美国人的方案?

我倒不是要拍一部中国人自己的片子。只要让我去自由表达,钱是不分国界的。但是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美国人想让我拍一部中国版的《辛德勒名单》,就是拉贝如
何拯救中国人的故事。这个事实是存在的,但我个人认为,南京大屠杀中最有意思的部分不是拉贝如何拯救南京人,最关键的部分在于:中日双方的仇恨实际上是从
那一天开始缔结的。但是美国人不听我的。所以我只好自己去写一个剧本,独立拉一些投资方。

你这部片子融资的情况怎么样?资金全部到位了吗?

基本解决了。有4家投资公司联合来做我们这部电影,都是中国公司。

大概有多少资金呢?

制作费是1千多万美金,但是还有一些别的费用。应该是在1亿多人民币。

你觉得什么时候可以正式全面启动?

我估计4月初,差不多能够全面正式启动。

什么时候可以拍完?

差不多年底前可以拍完。

谢谢你。我的问题已经问完了。预祝你一切顺利。

谢谢。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up6vIfgrqt0If

2007年3月14日

“废书“受害人章诒和发布致人大公开信

北京消息:中国作家章诒和日前以"废书"受害人的名义发布致全国人大代表的公开信。公开信指出,出版总署邬书林副署长不顾大局,不管国策,颁令禁书八种,出版社分别受罚,舆论震惊,这不是突发的偶然性失误。

公开信表示,出版主管机关的行政性工作经常违法越权,他们手上的黑名单、黑书目时常轮换,损害作家,殃及读者。公开信恳请全国人大依据《宪法》第71条的规定,组织一个关于党政机关非法禁书的"调查委员会",在人大会后进行调查,并且明确宣告:违宪必纠,毁法有责。以期实现中国宪政民主、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并茂的和谐社会的美好目标。

据悉,章诒和今年1月发表声明,抗议邬书林在一次会议上将她的书《伶人往事》列为禁书。章诒和表示,祝英台能以生命维护她的爱情,她就能以生命维护她的文字。

2007年3月9日

收入不均已达拉美或非洲的程度

"中国人大的三千名代表并不代表人民监督政府,而是代表领导人监督十三亿臣民。在这个到处着火的国家,他们是政治消防队。"柏林日报的评论在这段话后接着写道:

"长期以来,中国和外国的人们都以为,中国政府要办的事总能办到。但实际上中央政府虚弱程度超过了它自己多年来的想象。许多人大代表对中国越来越不能实现发展目标的状况表示担忧。如果说过去制定的计划容易超额完成的话,现在计划则经常得不到实现。

国家经济计划部门原来准备把2006年经济增长率冷却到8%,这一目标同样没有达到,最后落在10.7%上。对于北京来说,这不是好消息。失控的经 济表明,与其说中国在增长,倒不如说在杂乱地增生。经济大扩张的地区往往是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的地区,所以增长慢一点才能好一些。中国的收入不均已达到拉美 或非洲的程度。

中央政府工业政策的一些指标也没有达到,开发落后内陆地区的大规模运动失败了,去年流入西部贫穷省区的外国投资只占3%。甚至一些雄心勃勃的工业项 目也遭到挫折。例如,中国曾宣布要研制自己的民航飞机,并准备奥运期间投入使用。但计划没有实现,原准备今年三月的首次试飞不得不推迟一年进行。"

80%的人要求政府采取对策

一方面是民工领不到工资、农民土地被剥夺、学生交不起学费、人民看不起病等社会问题。另一方面,富豪越来越富。法兰克福汇报看到了中国贫富两极分化背后隐藏的危机:

"贫富差距造成了情绪波动。民意调查表明,90%城市居民认为收入差距是'严重'问题,80%的人要求政府采取对策。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居民长 期接受了贫富分化的过程,都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过上好日子,但现在许多人看到,中国经济增长有限度,就业形势严峻。城市无法给众多的民工提供足够的工作岗 位,农村还有千百万剩余劳动力,城市中的国有企业私营化造成了许多职工下岗。

对政府来说,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具有双重性。虽然政府可以把富人当作替罪羊,转移人们对党贻误时机的不满。但许多富有的中国人毕竟出自党政干部行列,其财富并非都通过合法途径获得。党不得不担心,大部分人民的不满很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unj3Ifgrqt0Ic

2007年3月2日

女人解放,男人不上床

纳粹的孙女、金发女郎冯-席拉赫只有两点与中国的木子美相似-哲学专业和大胆言性。除此之外,两个人就没有什么共同的地方了,就在木子美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将男人一个个擒获上床时,外表上显然更性感的冯-席拉赫则为男人拒绝上床而感慨。

一年半前,德国"明镜周刊"以四版的篇幅刊登了一篇署名阿德丽娜.冯-席拉赫(Adriadne von Schirach)的文章,标题叫做:过度"性奋"的社会-从色情到颓萎。文章以大胆、犀利、嘲讽的语调揭示了现代西方社会这样的一个奇怪现象-在一个人 们处处被包围在色情刺激之中的时代,女人陷入了传统与解放之间的窘境,男人失去了猎艳的勇气,男女在一起失去了造小孩的兴趣。文中一句经典的话:"当一个 人只是在电脑屏幕前脱下裤子或拉起裙子,那么这个人对伴侣关系是没有兴趣的。"

舌头让乳头摆脱自卑

此文在德国引起轰动,人们此前只知道巴尔铎.冯-席拉赫(Baldur von Schirach),是臭名昭著的"希特勒青年军"的创始人,在著名的纽伦堡审判中被判处20年监禁。阿德丽娜.冯-席拉赫果然就是这个纳粹战犯的孙女, 她今年才28岁,目前在柏林自由大学学习哲学、心理学和社会学。精明的出版商看到了"纳粹孙女+金发美女+色情"的卖点,于今年三月初推出她的处女作"围 着欲望跳舞(Der Tanz um die Lust)"。

"围着欲望跳舞"将她一年半前的奇文加以发挥,以更加大胆、直率、机智和夸张的风格谈色论性。譬如:"我的乳房很小,当我还是10几岁的女孩时,我 因此而在性上受到压抑,这对我来说是惨痛不堪的经历。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克服这一障碍的。我只记得,我逐渐学会了敢赤裸上身在露天晒太阳,记得男人用 手捧起我的乳房,夸它漂亮和独特,并用舌头让我的坚硬的乳头摆脱所有的自卑。"类似的"妙语"还有:"看一部色情片而不性勃起,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色 情让我们体验到一种存在的连续性,这种体验不是宗教的,却是与上帝有关的。操,就是一种祈祷。"

反色情的"色情书"

如果说阿德丽娜.冯-席拉赫是在宣扬色情,那就大错特错了。其实,"围着欲望跳舞"是一部"反色情"的"色情书"。她对自己本人的描述是:"我不是 人们常说的那种猎逐男人的女人。"但是,阿德丽娜也不是那种"老实的女人"。她说,性与爱是一代人最为关注的中心话题,这"一代人"包括很广:"在我眼 里,从25岁到45岁的人只有两类人。一种是出去约会,一种是不出去约会。一种是喝酒、疯狂派对和磕药五毒俱全,一种是这几样什么都不沾。"阿德丽娜自己 当然属于前一种。

阿德丽娜代表了一种柏林新人类的生活方式,他们与普通的上班族不同,而是一群自由职业者,有时间有精力也有钱出没酒吧和夜总会,谈不上富有但也没缺 过钱,"围着欲望跳舞"写的就是这些人的猎艳生活,这本书简直就可以叫作"欲望柏林城市(Sex and the Berlin City)"。新人类越放纵,就越失去了爱的能力。作为局内人的阿德丽娜最能了解"欲望城市"里唱的是什么戏。

这个俊男不上床

在她的"明镜周刊"成名作里,阿德丽娜为我们讲述了她亲身经历的一个男人不上床的故事:在一个男人西装笔挺、个个英俊性感、女人妖艳迷人的"高尚" 酒吧,阿德丽娜下决心勾引一位俊男。两人一拍即合,谈得很投缘。酒助色胆,阿德丽娜边给俊男灌酒,边憧憬着床上的美事。但是几个小时过去了,俊男只是不停 地侃,滔滔不绝得让美女感到绝望。阿德丽娜不得不采取主动,策划成俊男送美女回家的情形。如果按照老套路,只要美女对俊男说,"不上去坐一会儿吗",就该 水到渠成了。但是俊男一路上还是不停地说说说,说他如何缺乏实际生活能力等等,就是没有暧昧,也不给美女暧昧的机会。礼貌告别,美女绝望,仰天长叹:难道 我又得自己解决吗?!

俊男是怎么了?阿德丽娜给出答案如下:我们生活在一个越来越色情的时代。消费色情不再是禁忌,赤裸身体的画面充斥我们的眼睛。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我们想尽各种办法让自己性感,并且不惜对自己下刀子。与此同时,我们对潜在的性伙伴的要求也变得无止境了。女性杂志教导女人什么才是完美性爱-有前戏,有 高潮,有尾声,像是一部戏,一部色情电影。这就给人们带来了压力,人们把自己的性爱套进了某种模式,而这种模式成为一种现实后,人们就开始感到了不安,感 到了不自信,感到了窒息。既然不能完美性爱,那么干脆就逃避性爱,就虚拟性爱。

那些既没有逃避也没有虚拟的男女们还在努力着,他们在调情时尽可能使自己显得有个性、有特点、自信和不拘一格,他们从一夜情走向一夜情,乐此不疲, 却并不感到幸福。如果说三十年前的女权运动控诉的是色情将女人工具化,那么今年还不到三十岁的阿德丽娜控诉的是色情将男人工具化了。

还是爱情的"俗套"

怎样才能从性福走向幸福?新人类新女性代表阿德丽娜给出了一个十分古老的答案:在性里加点爱!她说:"爱就是一种希望,爱是我们最后的得救希望。爱就是一种决定。"不要再寻求"最优化",不要总惦记着"还有更好的更漂亮"和"下一个才是最好的"这样教条。

阿德丽娜以自己为例说:"我个人的观点是,好的性爱应该是有点意义的,应该是有爱情的。"

所以,看似狂野文字也狂野的阿德丽娜.冯-席拉赫与中国的木子美是两回事。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ul82Ifgrqt0I6

2007年3月1日

避孕套之父的悲剧人生

九十年前,尤琉斯.弗罗姆在柏林创立了第一家以现代工业化方式生产避孕套的工厂,在德国掀起了一场床上革命。然而,身为犹太人,弗罗姆本人两次被"革命"-一次是被纳粹政权,一次是被共产政权。

上世纪二十年代,德国人把避孕套叫作"弗罗姆斯(Fromms)",因为当时市场上出现的新生事物-现代避孕套改变了人类最原始最本能的行为-性行为的方式和后果,而它的创始人的名字便是尤琉斯.弗罗姆 (Julius Fromm)。

其实,尤琉斯.弗罗姆本来叫做以色列.弗罗姆,于1883年3月出生在当时隶属于沙俄帝国的小镇科宁一个犹太人聚集的贫民窟,小镇距离当时还属于普鲁士帝国的波森(Posen,现属波兰)有120公里。弗罗姆十岁时随父母和四个姐妹移居到柏林,就像当时很多的来自东欧的犹太人一样,弗罗姆一家移民到柏林后住在最贫穷和最混乱的柏林姆拉克大街。

弗罗姆一家最初靠糊卷烟为生,但以色列.弗罗姆的父母很早就相继去世, 以色列就成了家中的顶梁柱,要为养活自己和六个妹妹而辛苦做工。弗罗姆白天做工,晚上到夜校学习橡胶化学技术。1914年,弗罗姆独立开业,成立了"以色列-弗罗姆化妆品与橡胶制品制造与销售公司"的一个人公司。两年后,他开始生产注册了商标的避孕套。

"英国骑士装"

让所有欧洲男人嫉妒的著名十八世纪意大利色情采花大盗贾科莫.卡萨诺瓦就使用过避孕套,在他的自传中,他把这种现代避孕套的雏形产品命名为"英国骑士装"。

当时的"英国骑士装"是用羊肠或鱼泡作成的,也是一种奢侈品,平民百姓是没有资格体验这种"性福"的。最早的现代塑胶避孕套是1839年美国人查尔斯.古德耶尔(Charles Goodyear)发明的,古德耶尔也是橡胶材料的发明者。不过,古德耶尔的避孕套"处女作"在品质上更像是自行车内胎,上面还带有鼓起的缝合痕迹。

虽然早期的橡胶避孕套让人想起自行车内胎,但是它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还是在军营妓院中被广泛使用。这种避免了梅毒传播的"自行车内胎"不但保证了德国士兵的战斗力,也让德国男人认识到它还有"计划生育"的功效。

像所有的成功企业家一样,弗罗姆在最合适的时间最合适的地点推出了最合适的产品。弗罗姆给他的革命性产品打出的广告是"无缝、透明,闻起来无异味,不败性趣幻想;它没有隔离感,像丝绸一样精细柔软,不让人有异物感"。

1922年,弗罗姆在柏林建立了一个大型生产厂房,八年后又在柏林科本尼克区修建了一个包豪斯风格的现代化工厂。到了1926年,弗罗姆工厂年产2400万只避孕套,并在荷兰、冰岛和新西兰开设了三家分厂,可谓是"全球化"的先驱。

纳粹政权和民主德国两度霸占避孕套

1938年,在纳粹反犹狂潮中,弗罗姆在被纳粹放逐到伦敦之前,被迫将他的当时价值800万帝国马克的公司以20万瑞士法郎廉价卖给奥地利的贵族伊丽莎白.冯-埃本施坦男爵夫人,她也是赫尔曼.戈林,即希特勒的帝国元帅的监护堂婶。伊丽莎白.冯-埃本施坦男爵夫人的死去的前夫赫尔曼.冯-埃本施坦(按照纳粹的标准应该算是有着一半的犹太血统)与戈林的母亲有着15年的暧昧关系,戈林的前名赫尔曼就是取自他妈妈的这位情人。冯-埃本施坦男爵夫人赠送戈林家族一个在纽伦堡的中世纪城堡,戈林童年的大部分时光就是在那里渡过的。戈林荣升帝国元帅后,还从他的这位监护堂婶手中接受过奥地利矛藤多夫城堡这一馈赠。

弗罗姆的一个妹妹及她的丈夫被送往奥辛维茨集中营,他的在柏林的别墅和家产也被纳粹瓜分。纳粹霸占了弗罗姆的工厂后,在二战期间并没有停产,而是继续为纳粹士兵保证"安全"。1945年,弗罗姆的工厂遭到盟军轰炸毁于炮火,但是一年半后又恢复了生产,只不过"安全套"的对象变成了苏联红军。

本来,按照波茨坦协定,弗罗姆应该有权收回被纳粹霸占的工厂,但是管辖东柏林的共产主义政权将弗罗姆视为"资产阶级的剥削分子",是"反社会、反工人阶级的和亲纳粹"的反动分子。1949年。弗罗姆的公司被刚成立的民主德国充公。但是,弗罗姆本人并没有亲眼见到他的一生作品第二次被霸占。1945年5月12日,也就是伦敦街头数十万人正在狂庆战胜纳粹时,弗罗姆心脏病突发去世。他的亲人说,他是因为看到纳粹倒台和自己将返乡而过分激动犯病的。

今天,"弗罗姆斯"是德国第二大避孕套销售品牌。

http://newsletter.dw-world.de/re?l=evukshIfgrqt0Ic